Menu
Woocommerce Menu

盛京银行不良贷款64.4亿四年猛增8倍

0 Comment


图片 1

长江商报消息本报记者 徐佳

去年,原本溪市商业银行更名为本溪银行。该行表示:“更名是为了更好地推进特色化经营和走出去发展战略,为本公司实现跨区域经营、加快发展创造了先决条件。”

在严控风险的监管背景下,计提大量资产减值损失致使盛京银行赴港上市四年多来首次增收不增利。

更名不仅是改变了几个字,也彰显本溪银行不甘偏居一隅、期望做大做强的“野心”。然而,该行2018年的经营状况和资产质量似乎给渴望“走出去”的本溪银行浇了一盆凉水。

作为东北地区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城市商业银行,盛京银行于2014年末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并连续四年保持净利润增速在10%以上。

日前,本溪银行发布的2018年度报告显示,去年该行增收不增利。全年实现营业收入6.23亿元,同比增长20.43%;但净利润仅为0.31亿元,同比爆降72.77%。在资产质量方面,该行去年不良双升。截至报告期末,该行不良贷款总额14.1亿元,比期初增加11.54亿元,暴增450.78%,不良贷款率7.43%,比期初增长5.69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仅为44.26%,同比减少109.31个百分点,不但远低于的120%-150%的监管要求,而且已经对该行不良贷款无法有效覆盖。

不过,年报显示,2018年盛京银行营收增长19.9%,净利润减少32.3%,其中该行资产减值损失大增3.56倍超过64亿元,成为吞噬利润的主要原因之一。同时,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达到64.4亿元,较2014年末刚上市时劲增8.25倍。报告期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也进一步升至1.71%。

对于本溪银行盈利骤降、资产质量恶化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曾多次拨打该行年报披露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本溪银行客服人员表示“可以将记者的采访问题记录并转告相关部门,然后再与记者联系”。但截至发稿时为止,记者没有收到该行的回复。

对此,盛京银行方面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银行作为顺周期行业,整体资产质量受到经济变化影响,该行坚持稳健经营理念,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增强风险防御能力,综上因素导致当年净利润同比有所下滑。

公开信息显示,本溪银行前身是原本溪市城市信用社股份有限公司基础上改制设立的本溪市商业银行。于2018年12月11日
正式更名为本溪银行,注册资本为108192.29万元。该行下设14管辖行,42个下属行,总部下设金融市场部等20个职能部门。发起设立了两家村镇银行,分别为本溪禾丰村镇银行、本溪同盛村镇银行。

净利降32%上市来首次下滑

截至2018年末,该行资产总额363.4亿元,比期初增加45.85亿元,增长14.44%;其中各项贷款及垫款余额183.99亿元,比期初增加40.4亿元,增长28.14%;负债总额343.33亿元,比期初增加45.57亿元,增长15.31%,其中各类存款余额254.11亿元,比期初增加22.71亿元,增长9.81%。从上述数据看,本溪银行去年资产端和负债端的扩张得益于存、贷款业务的增长。

日前,盛京银行披露年报。2018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58.85亿,同比增长19.9%;拨备前利润119.4亿元,同比增长23.08亿元,增幅为24%;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51.29亿元,同比减少32.3%。

该行去年营业收入6.23亿元,同比增长20.43%。年报显示,该行营收增长主要来自于利息净收入的贡献。从利息净收入的构成看,该行去年贷款及垫款余额、存款余额均明显增长,使贷款利息收入达到9.81亿元,同比增加3.65亿元;存款利息支出为6.82亿元,同比增加1.72亿元。受此影响,本溪银行去年实现利息净收入3.96亿元,同比增加0.77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这是盛京银行赴港上市四年多来首次出现全年净利润下滑,此前该行连续四年净利润增速均超过10%。

在支出方面,本溪银行去年资产减值损失或呆账损失出现暴增,为2.26亿元,同比增长326.42%。直接将该行去年营业支出推高至5.6亿元,同比增长54.7%。

公开资料显示,总部位于辽宁沈阳的盛京银行前身是沈阳市商业银行,2007年更名为盛京银行,是东北地区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城市商业银行,也是继上海银行、北京银行之后全国第三家实现跨省设立分支机构的城市商业银行。2014年末,盛京银行成功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上述数据显示,本溪银行去年营业收入和营业支出都出现增长,但支出的增幅明显高于营收的增幅,最终导致该行去年净利润仅为0.31亿元,同比爆降72.77%。

2014年至2017年,盛京银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2.05亿、141.84亿、161.14亿、132.5亿,同比增长25.8%、26.6%、13.6%、-17.8%;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4.05亿、62.11亿、68.64亿、75.8亿,同比增长11.1%、14.9%、10.5%、10.4%。

可见,该行去年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是受到了资产减值损失大幅上升的拖累。

从营收构成来看,报告期内,该行利息净收入124.17亿元,同比增长2.8%,占该行总营收的比例为由上年的91.1%下降至78.2%。非利息收入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6.27亿元,同比减少61.1%,该行称主要由于代理及托管类业务量减少所致;金融投资净收益38.71亿元,同比大增2462.3%,占当期营收的比例达24.4%,主要由于该行于2018年1月1日起采纳IFRS
9会计准则,纳入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规模增加,导致纳入金融投资净收益增加,以及2018年债券市场收益率下行,该行卖出债券溢价收入相对增加所致。

年报披露,截至报告期末,该行不良贷款总额14.1亿元,比期初增加11.54亿元,不良贷款率7.43%,比期初增长5.69个百分点。该行贷款五级分类显示,该行去年正常类贷款为170.12亿元,占贷款与垫款总额的89.57%,同比下降4.79个百分点。同时,构成不良贷款的次级类贷款、可疑类贷款和损失类贷款金额和占比均出现大幅上升,其中,次级类贷款3.64亿元、占比1.92%,可疑类贷款8.87亿元、占比4.67%,损失类贷款1.59亿元、占比0.84%。

但报告期内,该行资产减值损失高达64.01亿元,同比大增356.2%,占该行当期利税前利润总额的比例达115%。其中发放贷款及垫款计提减值损失51.21亿元,占比资产减值损失的比例达80%,成为报告期内该行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之一。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