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6亿多农民问题关乎市场伦理 互联网金融或是切入点-农事资讯

0 Comment


图片 1

图片 2

2019/06/21

“农村金融问题,是整个中国经济发展中的短板。”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表示。

文 | 柒财经 青青

十多年来,农村金融问题一直是各方讨论的重点。在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都会谈及农村金融改革,但在农村金融领域,一些根本性的矛盾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相对于城市金融而言,农村金融仍然是整个金融体系的薄弱环节,依旧十分落后。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我国全部金融机构本外币三农贷款余额为21.61万亿,同比增长11.12%。事实上,从2011年到2015年,我国涉农贷款业务的增速整体上呈现放缓的趋势,尤其是正规金融机构体系在涉农方面的服务整体处于收缩状态,无法满足三农金融需求。
此外,还有大量的乡镇村户是处于金融机构服务的空白地带,无论是涉农金融机构的数量,还是农村金融产品的种类在整个金融体系中均占比甚微。
利基研究院主任塔拉表示,受到农村抵押物、金融网点数量、涉农资金沉不下去等因素影响,金融机构开展农村业务的动力始终不足,农村金融需求得不到满足,大量资产无法得到有效定价。他认为,在现有的体系下,农业生产资料、农产品加工等生产性金融服务缺口很大。此外,在农村消费金融领域,也存在支撑不足的问题。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认为,发展农村金融,一方面要从市场伦理层面考量,农民作为弱势群体,金融需要对其进行支持;另一方面,也应该从效率角度,在遵循商业化市场原则的基础上,配合政府政策的支持。
用互联网技术解决现有问题
近两年,互联网金融的兴起,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农村金融的发展。互联网金融的一个核心理念就是如何在农村金融发展当中,更多地利用新技术来解决原有的矛盾、问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切入点。
杨涛认为,一个领域的金融改革、发展和完善,有两条主线。第一条主线是利用技术提升金融效率,提高金融交易的安全性及覆盖度;另外一条主线是完善金融交易规则、监管规则,以及市场生态环境等制度层面的问题。
农村移动支付的发展,或许是解决农村金融困境的首要入口。支付是金融功能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是金融基础设施。目前,我国农村地区的交易多以现金为主,在存取款业务方面,存折在农信社被广泛使用,银行卡的普及力度正在加大。
而随着互联网及移动智能手机应用的普及,多元化的支付体系已逐步建立,农民也从发展中尝到了甜蜜的果实,但是整体发展情况仍然需要继续完善。
除此以外,大数据的应用也可以在农村金融领域发挥更多作用。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秘书长伍旭川认为,在精准扶贫方面,国家政策如果能够结合人工智能,通过虹膜、人脸识别、指纹等技术,就可以更加有效地做好扶贫工作。此外,在保险科技以及农村医疗领域,都可以应用大数据进行。
但是,必须强调的一点是,在现有的农村信用体系薄弱、风控成本高等因素的制约下,短期来看,大数据在农村金融领域的应用还为时尚早。但同时,这也意味着,这片市场可以开拓的空间还很大。
塔拉表示,事实上,目前针对农村的金融服务只有借贷没有金融。尽管借贷是金融服务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农户还需要其他的金融服务。
互金平台可深耕农村金融市场
有人说,农村金融市场是一个三万亿级别的市场,体量庞大。但是,也有学者认为,实际上,农村金融市场远远不只这点,这是一个有待开发的海洋。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何广文表示,信贷需求是可以创造的,越是提供需求满足,需求就会越来越大。
一方面是正规金融机构从农村吸储后资金又流回城市,另一方面是农村金融待开发市场前景广阔,互联网金融机构因此看到了方向。
根据零壹财经的数据统计,截至 2016 年末,曾涉足农村金融的 P2P
网贷平台至少有 664 家,其中 393 家仍正常运营,其中专注农村金融的平台约
43 家,2016 年新增 28 家农村金融网贷平台,其中 19 家处于正常经营状态。
在借贷方面,农村金融可以分为两类,一是生产经营性贷款,二是消费贷。以沐金农为例,该平台在成立最初主要专注为新农人群体,即规模化生产的新型农业主体,提供生产经营性贷款服务。2016年6月,针对农村居民的生产经营需求及消费需求,沐金农又推出消费金融品牌“拿下分期”。
除沐金农以外,翼龙贷、农分期等专注农村金融的平台也在该领域积极探索。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5月,沐金农累计放贷规模达3亿元人民币,拿下分期累计放贷规模达10亿元人民币;农分期累计授信规模约10亿元人民币。
翼龙贷是投身农村金融领域最早的一家P2P网贷平台,截至目前,该平台累计放贷规模约300亿元人民币,其中90%以上的借款比例都流向了农村的种植业、养殖业,包括服务农民生活的服务业态。
在政策方面,国家也给予互联网金融机构有力支持。2016年2月,互联网金融被第一次写入中央一号文件当中。其中,第五部分第24条提及,引导互联网金融、移动金融在农村规范发展,开展农村金融综合改革试验,探索创新农村组织和服务,全面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强化农村金融消费者风险教育和保护。
政策的利好,平台的主动布局,对农村金融发展来说,都是好消息。但是,多数平台在探索和实践中也面临诸多困境。农村金融基础设施的不健全,不完善的征信体系导致平台不得不耗费过多人力用于风控层面,运营成本较高,“重资产”模式较为普遍。
利率高也是问题之一。受制于农民征信记录空白、信息不对称等因素影响,相应风险也在增加,平台为了覆盖借贷风险以及运营成本,不得不采取高利率的形式。据多家涉农网贷平台介绍,目前,各家利率基本上都在18%-24%左右,而以农信社为代表的服务于农村的传统金融机构的借贷利率约为3.5%。
对此,利基研究院主任塔拉认为,如果从纯生产性的角度来讲,这个利率是有些偏高的。从市场对40个县的调查上来看,农民的生产经营性收入的利润可以达到18%-19%,从这一数据上来看,农民从平台借来的资金利率基本上是无法被利润所覆盖的。但是,如果农民前期投入的资金与从平台获得的资金是一个补充的话,那么20%左右的利率也是可以承受的。例如,一部分资金是从银行借贷获得,另外一部分是从互金平台获得。
同时,他也强调:“农民不是没有信用,而是没有信用报告。各机构、平台可通过为农民提供日常服务,逐步帮助其积攒信用记录,形成信用报告。”
提供标准化的信贷产品及服务也是突破口之一。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何广文表示,农村互联网金融关注最多的就是要提供标准化的风控、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标准化是趋势。
“平台还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做农村普惠金融,是在做增量还是在与现有机构竞争?是要做大蛋糕还是分蛋糕?此外,现有的成功案例,其模式是否具有可复制性、普遍适用性,是否能够做到财务上的可持续性?”他同时补充到。
这些问题都需要平台进行深入思考,在实践中一点一点找到答案,单纯讲情怀是没有太多意义的。
从古至今,凡是涉及到农民的问题,都不是小事情。解决好农村金融问题,关乎中国农村的未来,农业的未来,同时也是6亿多中国农民的未来,需要政府、机构、企业各方通力协作,在国家政策的指导下,结合市场化形式,提高效率,从根本上解决农村金融发展当中的核心矛盾和问题。

带着互联网技术与金融产品来到农村的互金平台,总会经历一段水土不服的时期。

很多互金平台进入农村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方向与模式都在不断地调整,形成各自的可持续经营模式,又或者折戟农村金融。而广阔的农村金融市场则一边慢慢地接纳新事物,一边包容各个平台的错误与失败。

柒财经了解到,在“到农村去”的风潮当中,已经出现了大撤退,不少互金平台“后会无期”,有的不再继续放贷,有的转型为公益,有的只将农村金融活动信息挂在官网上就再无声息。此间,前期成本、盈利困难、风险损失等等都是压垮互金平台的稻草。

同时,与农信社等机构相补充甚至相竞争、应对“农村集体骗贷”乌龙、经历暴雷农村金融平台带来的不良影响、“固守”农业大省及人口大省……都是各平台走进农村的一个个故事,并交织成互联网金融流向农村的浪潮。

01摸着石头过河

农村征信空白是被嚼烂了的话题,也是无奈的话题。与此同时,到农村去的互金平台其实也面临着新业务的空白,从经验到专业人员,无一不空白。空白的双方有着面临着双重的“隔阂”,遥遥相望,却难以接触。

这是一个克服“水土不服”的过程,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几乎所有互金平台在下沉农村的过程中都经历过很多次战略调整,并在农村难题面前不断地“自我雕琢”。比如线下模式、比如“驻扎点”、比如专业人员培养、比如风控手段、比如金融产品设计……

下乡互金平台不少,按照服务特点、下乡角度、客户群体、扩张规模,各互金平台有着各色标签。其中最显着的标签就是“扩张”风格,是奋进还是冒进?是稳固还是顽固?都是各平台争论不休又反复比较的“向左向右”的问题。

“这应该是一个稳扎稳打甚至谨慎的过程,但总有讲成交规模故事、抢占农村市场、冲击资本市场等各种原因,让这个新市场的水被搅得更浑。”有业内人士对柒财经旗下柒闻网表示。

“我们从2014年就试水农村信贷网点了,2016年初才将农村信贷业务‘独立’出来,2018年增设农村金融事业部。”积木时代CEO彭少新告诉柒财经,农村金融业务的发展肯定经历过一些调整,不过调整这么多年,线下网点增长得非常缓慢,都是为了求稳。

图片 3

可惜的是,随着2015年、2016年的“下乡”风潮,大量资金流向农村,部分急于打开市场,抢占先机的互金平台,以冒进的姿态将城市互联网金融的“招数”套在了农户身上。

对信贷机构而言,农村征信信息缺乏,放大了风控不足的弊端,在成交规模与“版图扩张”的背后,留下了鲜明的逾期、坏账痕迹。

实际上,在资本市场的“方向正确论”与营销市场的“成交规模论”双重压迫下,确实有不少互金难以保持冷静,更何况打入农村金融的前期成本压力是与日俱增的,“有的平台也有自己的困难,有不得不提升放贷规模的原因。”

02大量“选手”撤离

互金平台冒进的后果是,在农村金融市场出现了预料已久的大撤退。

从2015年风口开始,就有人在调研后表示暂时没有进入农村的打算。2015年以来,很多平台陆陆续续退出,要么销声匿迹;要么直接转型为公益,不指望农村业务赚钱;要么开展过一两次农村普惠活动,只把活动信息挂在官网上。

“今年的退出情况更明显,之前农村的墙上刷过的互金平台的广告,现在也没有消息了。”积木时代一位高管对柒财经表示。

首先,前期成本是最无可逃避又至关重要的问题。农村金融有着不可避免的线下模式重的特点,大大加重了前期运营成本。

彭少新指出,城市的每个信贷网点所有工作人员大概是10到15个,一般15人以下是常态,其客群很多甚至并非来自于线下。而在农村,这样的网点平均人数大约是20多人,一切推广、风控都要“亲力亲为”。

而这些人都是要经过培训的专业人员,并不能“直接投入使用”。同时,在环境比较艰苦的情况下,人员的流动也是需要“预防”、“提前准备”的。

其次,在熬成本的过程当中,农村金融盈利困难也是公认的。数据显示,积木时代农村信贷规模并不高,累计3.3亿元,并在近2年的前期投入后实现盈利;而上线于2007年的翼龙贷,甚至经历了9年的亏损,直到2016年才转亏为盈。

图片 4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