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副军长称应对坦克大赛拨水降温 提战力才是目的

0 Comment

  坦克大赛,提升战力才是目的

  北京时间12日凌晨1时,“国际军事比赛—2018”总闭幕式在俄罗斯郊外阿拉比诺爱国者公园举行。在中国、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7国同时举行的“国际军事比赛-2018”历时15天,中国陆军、海军和空军分别在中国、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参加了22个项目的比赛,其中“苏沃洛夫突击”“晴空”“海上登陆”“安全路线项赛事获团体第一名;“坦克两项”“航空飞镖”“侦察尖兵”“空降排”“工程方程赛”“开阔水域”“汽车能手”“修理营”“军事拉力”“忠诚朋友”“厄尔布鲁士之环”“军医接力”“野战炊事”“道路巡逻”“稳定接收”15项赛事获团体第二名;“安全环境”“狙击边界”两项获团体第三名;“军械能手”获团体第四名。

  安卫平

  2014年,国际军事比赛始称“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从2015年开始,比赛增设“航空飞镖”“炮兵设计能手”“里海赛马”等12个项目,内容涉及侦察、炮兵、装甲、航空和空降等专业,始称国际军事比赛。从2015年始,连续几届国际军事比赛在项目设置、参赛国家、办赛国家等方面都有明显变化。陆军出国参赛指挥组总领队李斌表示,与前几届注重培养训练尖子、注重培养重点运动员以取得更好名次与成绩相比,我军参加“国际军事比赛—2018”更加注重学习和交流,更加注重培养专业队伍、锻炼专业部队,参加国际军事比赛不仅仅是取得奖牌和名次,更重要的是汲取训练、装备使用、管理保障等方面的有益方法和经验。

  近日,中国等17个国家参赛队在俄罗斯莫斯科州参加国际军事比赛,特别是其中的“坦克两项—2015”锦标赛备受世界瞩目。在去年的“坦克大赛”中,中国代表团获得团体第三名,今年名次如何,社会普遍关注,一时之间对中国军队战力是众口评说、褒贬起伏。

  我军参加“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以及后来几届国际军事比赛,主要使用我方装备,今年中国陆军出国参赛队使用的装备近50%是俄方提供的。“开阔水域”项目中国参赛队领队郭永忠和“军事拉力”中国参赛队领队刘大鹏认为,更大范围使用俄方装备,借鉴他们的经验,对我军装备建设、使用和管理是有益的促进。

  虽说赛场如战场,但“坦克大赛”作为单项武器装备竞赛,真能完美体现一个国家的战争力量、一支军队的真实战力吗?到底应该如何正确和看待“坦克大赛”?

  中国军队2017年首次在新疆库尔勒、吉林长春和湖北广水承办国际军事比赛,今年在新疆库尔勒和福建泉州继续承办陆军、海军赛事。“国际军事比赛—2018”“军械能手”项目中国领队、陆军工程大学军械士官学校副校长程志勇告诉记者,他和他的学员是中国军队首次以院校官兵身份参加国际军事比赛。比赛中他注意到,“军械能手”项目主要由俄罗斯奔萨炮兵工程学院承办,他们在不影响正常教学秩序的情况下,组织有力、程序简捷地举办比赛,值得中国军队学习和借鉴。

  当前,世界军事领域变革飞速发展,战争形态加速向信息化战争演变,战争制胜机理同样紧随其变。陆军作为主要作战力量,“在战争舞台的地位作用、陆军建设模式和运用方式都发生了深刻变化”。未来信息化作战中,对于我军这样一支30多年未经历战争的部队来讲,装甲机械化、信息化武器装备到底如何运用,怎样才能落锤定音,迫切需要走出国门,学习交流,借鉴提高。实践中“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对于一支军队来说“有勇不如有智,有智不如有学”,中国连续两次派兵参加“坦克大赛”,一个最根本的目的就是在“比”中查己不足,在“赛”中学人优长。

  中国驻俄罗斯使馆武官隗延伟表示,国际军事比赛已成为中俄两军务实合作的重要内容,通过比赛吸收和学习了外军的训练经验,检验了我军官兵的训练水平和部队的装备性能。2014年我军参与赛事以来,驻俄使馆主要负责前期磋商谈判的协调,出国参赛队人员、装备通关和投送手续的办理,以及抵俄后与俄方比赛组织机构的对接。随着连续几届参赛,各种流程更加通畅,中国军队也更加注重在国际军事比赛框架下自主协调解决相关问题。

  这次军事竞赛,中国代表团是继东道主俄罗斯外,唯一一支参加全部比赛项目、唯一一支自带武器装备的参赛队,所有参赛部队全部从某一个师建制部队中独立选拔组建,所有武器装备全部是现役编制装备。拿破仑曾讲:“先投入战斗,再去想解决的办法”,毛主席也曾说:“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立足我军实际战力,派兵组队出国参赛,实质上更是出国参训,除了期待检验现有武器装备运用效能,也是对当前部队实际军事素养、专业技术能力、严明组织纪律和实战训练水平的一次实践检验。面对这次“坦克大赛”,无论参战还是观战,固然期待争第一、站排头,但更需要始终坚持实战检验、接受砺练,促进运用、提升战力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李斌告诉记者,全方位参与赛事,让中国官兵走出去,把外国官兵请进来,一方面我军官兵可以开阔视野、增长见识,另一方面也可展示我军开放、自信的良好形象。同时,通过精心备赛、全力参赛,锻炼了队伍,拓展了能力,积累了参赛和办赛的经验。李斌认为,外军尤其是俄军组织比赛在场地布置、课目设置、内容选择上都紧贴实战,我军应该将这些好的经验转化到实战化训练中去,在注重军事体能的同时,更加注重拓展提升紧贴实战的军事技能。

  坦克大赛,从内容和赛制上看,突出的是单个作战平台实战化训练,重点比拼的是坦克兵的驾驶技巧、武器操作技能和班组协同作战能力。纵观世界军事变革发展趋势,装甲机械的动能运用是机械化战争时代作战的最显著特征,难以成为未来信息化战争的重拳。从作战体系上看,信息技术广泛应用,彻底颠覆了传统作战概念,使战场更加呈现出实时对抗、多维作战的体系化特征,打仗重在体系运用。从战争实质上看,作为人类斗争的最高表现形式,制胜固然要靠武器装备,但综合国力、战略战术、体制机制、兵员素质等始终都是不可或缺的必要因素。从我军实际上看,作为从战火硝烟中搏杀出来的胜利之师,千锤百炼之中锻造了特有的制胜威势,素以强大战斗精神而闻名于世。因此,种种决定我军能打胜仗的诸多要素在这次竞技中都很难得到检验,对于参赛部队来讲,如何对接竞赛与实战,通过竞赛来锤炼实际战力、提高制胜能力才是关键之所在。

  回顾总结“国际军事比赛-2018”,“实战、极限、公平、国产、检验、友谊、信息化”7个关键词成为今年赛事的主要特点。

  从中国代表团进驻竞赛场以来,地域不明、环境陌生、语言不通、赛制多变等不利因素就始终相伴。对此,国内舆论多有不平,然而,过多强调主场的天时地利人和,就忽视了军事竞赛不同与体育竞赛的“军味”,“险、难”才是参赛部队最需要最有力的磨砺。我国自古就有“用兵者,无时非危”的告诫,就有“聚三军之众,投之于险”的论断,就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战例。突出“险、难”,在“险、难”中求胜,不断激烈对抗程度,提升考核难度,加大竞赛强度,像打仗一样竞赛,才能逼近实战,才能真正受益,才能从根本上使部队脱胎换骨、凤凰涅槃,出国参赛才算不虚此行。

  实战——各军种将实战化理念贯穿参赛办赛全程。比赛的场地和规则,也按照作战需求设置。比如在“晴空”项目中,竞赛场地结合防空兵战斗分队实际作战任务、作战对手和作战环境,构设了12个战车障碍,充分模拟实战条件下复杂地形;构设了3种导弹射击地段、2种高射机枪射击地段和自动步枪对不同距离射击地段,最大限度模拟了战场环境。

  近年来,国内民众对军事力量建设的关注热度逐渐升温,国民国防意识的不断强化,是促进和加强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有利条件。然而,实事求是、冷静客观地看热点、辨焦点对于军事领域来讲更是尤为重要,“论事易,作事难;作事易,成事难”,针对这次坦克大赛而言,无论作为参赛队,还是作为旁观者,关注胜负无可厚非,但看收获、找不足也同等重要,既要满怀期待,也要脚踏实地,既要鼓劲加油,也要泼水降温,真正做到胜也不骄,败也不馁。▲(作者是陆军第十六集团军副军长)

  极限——“国际军事比赛-2018”在难度设置上,都采用了接近参赛装备极限值的标准。以“苏沃诺夫突击”的涉水场为例,水深1米,进出水坡度为15度,均按86-A步战车的性能极限设置,通过涉水场时如果挡位、速度选择稍有不当,就会导致装备履带打滑,无法正常驶出涉水场。崖壁也是步战车驾驶需要认真克服的一项典型障碍,比赛的崖壁高0.7米,同样接近我国86A步战车设计通过的极限高度,充分检验它在机动越野能力上的履带优势。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