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中国造99坦克跳出东西方之争 多技术超军方预期

0 Comment


图片 1 1

  为保国安铸铁甲

  三代坦克总设计师祝榆生1986年会议照。

  —追忆三代坦克总设计师祝榆生(上)

  为保国安铸铁甲——追忆三代坦克总设计师祝榆生(上)

  本报记者 陈 瑜

  本报记者陈瑜

  ■时代先锋

  ■时代先锋

  水泥地,木头门窗,白粉刷的墙,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砖瓦楼房里,陈设依旧,只是曾在此居住了几十年的老人,再也不能亲手抚摸那台99式三代主战坦克模型。

  水泥地,木头门窗,白粉刷的墙,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砖瓦楼房里,陈设依旧,只是曾在此居住了几十年的老人,再也不能亲手抚摸那台99式三代主战坦克模型。

  老人打过鬼子,拔过据点,但在96载跌宕起伏的人生中,最让人记住的,是以独臂身躯,花甲之年挂帅,历经十余年艰难攻关,打造出被誉为我国陆战王牌的三代坦克,总体性能跻身世界前列,并让我国在主战坦克研制方面具备完全自主研发能力。

  老人打过鬼子,拔过据点,但在96载跌宕起伏的人生中,最让人记住的,是以独臂身躯,花甲之年挂帅,历经十余年艰难攻关,打造出被誉为我国陆战王牌的三代坦克,总体性能跻身世界前列,并让我国在主战坦克研制方面具备完全自主研发能力。

  2014年10月23日,三代主战坦克总设计师、兵器工业科技发展终身成就奖获得者祝榆生与世长辞。他用76年的党龄谱写了我国兵器工业的辉煌篇章,将近一个世纪的人生与国家前途、民族命运紧密相连,践行了“把一生献给党”的铮铮誓言。

  2014年10月23日,三代主战坦克总设计师、兵器工业科技发展终身成就奖获得者祝榆生与世长辞。他用76年的党龄谱写了我国兵器工业的辉煌篇章,将近一个世纪的人生与国家前途、民族命运紧密相连,践行了“把一生献给党”的铮铮誓言。

  花甲之年重披帅袍

  花甲之年重披帅袍

  199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国庆阅兵式,三军阵列,铁甲生辉,首次出现在武器装备方阵里的99式三代主战坦克威武驶过,坐在观礼台上的祝榆生已是热泪盈眶。

  199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国庆阅兵式,三军阵列,铁甲生辉,首次出现在武器装备方阵里的99式三代主战坦克威武驶过,坐在观礼台上的祝榆生已是热泪盈眶。

  祝榆生经历了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的完整过程,参加过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每一次阅兵仪式,但从不像这次激动和紧张。

  祝榆生经历了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的完整过程,参加过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每一次阅兵仪式,但从不像这次激动和紧张。

  上世纪80年代,为满足武器装备更新换代、追赶世界先进水平的迫切需求,国务院、中央军委高瞻远瞩,立项开展包括99式坦克(三代坦克)在内的四项重大装备研制。

  上世纪80年代,为满足武器装备更新换代、追赶世界先进水平的迫切需求,国务院、中央军委高瞻远瞩,立项开展包括99式坦克(三代坦克)在内的四项重大装备研制。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唯一由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直接下达研制任务的陆军装备重点项目。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唯一由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直接下达研制任务的陆军装备重点项目。

  当时面临的艰巨情况是,国内——第二代坦克还没有设计定型,国外——三代坦克均已定型和装备,整整领先我国两代。

  当时面临的艰巨情况是,国内——第二代坦克还没有设计定型,国外——三代坦克均已定型和装备,整整领先我国两代。

  谁有资格担此重任,谁有能量拉近和国外先进坦克相差几十年的差距?

  谁有资格担此重任,谁有能量拉近和国外先进坦克相差几十年的差距?

  时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的邹家华坚决地提出了一个人选:祝榆生。

  时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的邹家华坚决地提出了一个人选:祝榆生。

  这位1938年参加革命的老革命胸前挂满了勋章,他曾一身戎装,是肩扛“两杠四星”的大校军官;曾身兼数职,是集管理能力和学术水平于一身的领导和专家。

  这位1938年参加革命的老革命胸前挂满了勋章,他曾一身戎装,是肩扛“两杠四星”的大校军官;曾身兼数职,是集管理能力和学术水平于一身的领导和专家。

  但当时的祝榆生已经66岁,刚办了离休手续,准备回南京与家人团聚,安享晚年。

  但当时的祝榆生已经66岁,刚办了离休手续,准备回南京与家人团聚,安享晚年。

  类似坦克这样的武器研制并非三年五载就能完成,但邹家华没有将任务交给中青年帅才,而是三顾茅庐,力邀祝榆生担纲总师。

  类似坦克这样的武器研制并非三年五载就能完成,但邹家华没有将任务交给中青年帅才,而是三顾茅庐,力邀祝榆生担纲总师。

  “我打过仗,用过,熟悉。”生前接受采访时,老人如此解释。

  “我打过仗,用过,熟悉。”生前接受采访时,老人如此解释。

  为国家打造一代名车,是几代军工人共同的梦想。1984年,北京西郊的槐树岭,他带领科研人员,悄然展开了一场国防高科技攻坚战。

  为国家打造一代名车,是几代军工人共同的梦想。1984年,北京西郊的槐树岭,他带领科研人员,悄然展开了一场国防高科技攻坚战。

  搞技术不能先画个圈圈把自己套住

  搞技术不能先画个圈圈把自己套住

  三代坦克下达的研制指标有三条:自行研制;与2000年的先进坦克相抗衡;在2000年成为装甲兵的主要装备。

  三代坦克下达的研制指标有三条:自行研制;与2000年的先进坦克相抗衡;在2000年成为装甲兵的主要装备。

  祝榆生却把目标瞄得更远:“什么抗衡,你打个平手有什么用啊,我非得把你打掉。”

  祝榆生却把目标瞄得更远:“什么抗衡,你打个平手有什么用啊,我非得把你打掉。”

  坦克是陆军主要装备之一。对现代陆军来说,主战坦克的性能,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整个兵种的战斗力。作为一个有着漫长陆地边境的大国,主战坦克的性能对我国国防安全具有重大意义。

  坦克是陆军主要装备之一。对现代陆军来说,主战坦克的性能,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整个兵种的战斗力。作为一个有着漫长陆地边境的大国,主战坦克的性能对我国国防安全具有重大意义。

  祝榆生很快“牵”出研制指标的“牛鼻子”,也是最大的难点:与2000年的先进坦克相抗衡,“但未来20年别人也没有在睡觉,也在改进”,换而言之,先进性是个动态的标准。

  祝榆生很快“牵”出研制指标的“牛鼻子”,也是最大的难点:与2000年的先进坦克相抗衡,“但未来20年别人也没有在睡觉,也在改进”,换而言之,先进性是个动态的标准。

  99式坦克研制之初,西方和前苏联两种主要坦克研制思想交锋激烈,作为追赶者的中国,是要走苏制模式的老路,还是引进西方的设计理念,不仅是技术的选择,更是智慧的考量。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