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港媒:印度有两种错觉认为中国在两方面有求于印

0 Comment

  香港中评社12月16日文章,原题:印度需对 “印太时代”有一客观认识

近年印度与日本关系发展最令人瞩目的成绩是签署了核能合作协议,莫迪称此为“历史性的一步”。[18]综合来看,印日核能合作协议的达成对印度的经济意义尚在其次。该协议的达成,实际上反映了亚太地区战略竞争的一个结果,尤其是印日在印太语境下,希望通过加速双边合作,以削弱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有人指出,对中国在东海、南海、印度洋不断扩大影响引起印日的共同担忧,印度本身一直对中国充满防范与警惕,并将触角伸到了越南和菲律宾,如果印度国力增强,不仅有利于日本,也将使印度洋地区乃至环太平洋地区国家实力得以平衡,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应该支持印度发展民用核能、帮助印度快速发展。[19]而日印核能合作协议对印度的意义不仅仅限于此,印度在此领域追求的目标是以非核扩散签字国的身份获得越来越多国家对其核大国地位的实际承认,毕竟,核武器已经成为印度大国崛起的象征性图腾。尽管印日核能合作协议声明合作的前提是印度停止核试验,但从事实来看,这样的声明只不过是一纸虚文而已。原因很清楚,1998年印度核试验遭到美日口诛笔伐,但日美此后对印度核试验态度转变之快令人瞠目结舌,再说日本自身也在不断打破地区与国际规则,否则也不会与印度签署核能合作协议。莫迪想必也清楚,日本的主要精力在于拉拢印度对付中国,即便是印度继续进行核试验,日本也不大可能大动干戈。

  对于美国和日本等国而言,印度是“印太”地缘战略中的关键国家。印度的许多官员和学者对此概念也非常欣赏,印度官方文件中曾不止一次出现“印太”的说法,但印度政府和学者关于“印太”的看法与美国等国有所不同:一方面,印度确实认为印度洋是它的势力范围,不允许其他大国介入该地区。看到中国与印度洋国家的合作增加,印度耿耿于怀,以中国威胁为藉口大力发展海军。但同时印度也认识到,目前印度洋上的主导国家仍是美国。对于美国希望印度在印度洋发挥领导作用的想法,由于实力所限,印度一直犹豫不决。

[4]”India-US Joint Statement during the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to USA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ia: Enduring Global Partners in the 21st
Century)”, June 7, 2016,
.

  要进一步推动中印关系发展,印度需要消除两种错觉:首先,印度认为自己无论在亚洲,还是在全球,都处于一种战略平衡者地位。特别是在今天美国“重返亚太”、中日关系紧张、南海纠纷不断的背景下,印度认为中国在东部面临压力,有求于印度,所以中国应该在边界问题上让步。其次,印度认为中国经济增速下滑,而印度经济马上就要腾飞,中国的过剩产能和巨额外储需要寻找出路,需要印度帮助消化。印度对自己的地位过于乐观了。边界问题是阻碍两国关系发展的最大障碍,但只有双方互谅互让才能解决;而在投资问题上,关键在于印度能否创造一个真正亲商、真正公平的环境。中国既不会做冤大头,也不是提款机。在发展中印关系方面,印度需要对自己的地位有一个更加客观的认识。

四是印度与美日在南海问题上的相互呼应严重伤害中印双方之间的战略互信。与此前印度政府不同,莫迪政府在南海问题上频频发声,与美国、日本等国家不断联合表态。比如2016年11月,莫迪访问日本时,双方将南海问题写入了联合声明中。2016年7月12日,所谓的南海仲裁庭公布仲裁结果后,印度迫不及待地表态,要求南海争议各方用和平方式而不是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的方式解决有关争议,最大限度地尊重裁决结果。[44]可以说印度的态度表明其在将中国看作战略竞争对手的情况下,与美国、日本等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向中国施压的战略取向越来越明确。

  但另一方面,印度也希望“印太”地区保持繁荣稳定,并从中获益。莫迪许诺十年之内给印度人民一个强盛的印度,希望印度能成为一个制造业大国。为此,他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周边,以集中精力推动国内经济结构改革和基础设施建设,需要与中国、巴基斯坦等国保持稳定的关系,更需要从中国、日本、新加坡等东亚国家引进资本和技术。这一需求相对于一些纯粹由自身建构出来的战略和安全威胁更加迫切,也更加实际。如果没有强大的经济基础,即使有再大的地区和全球大国野心也无法实现。印度发展基础设施所需要的巨额资金靠美国是不可能的,单单一个日本也远远不能满足。

客观来看,印美关系的快速发展甚而签署“后勤交流备忘录协议”,主要源于地缘政治竞争逻辑。有人分析印度与美签署后勤交流备忘录协议有5个原因:美国及印度均高度关注中国在南海及周边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冷战后的印美关系迅速改善、印美海洋合作不断增强、印度渴望在国际事务中扮演更重要角色以及莫迪政府将传统的“不结盟”改变为“多重结盟”。[11]可以看出,在这些因素中,中国占据了主要地位。就美国来说,其希望印度服务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至少在现阶段,美国认为中国最有可能挑战其在亚洲的战略利益,而印度短期内则不可能挑战美国的利益,反而是“遏制”中国崛起,维护美国战略利益的重要棋子。对于印度而言,积极发展与美国的大国关系,一则可以借势美国,使之成为实现有声有色的世界大国的助力;二则可以最大限度地压缩巴基斯坦的战略空间,限制它在南亚地区发挥作用;三则可以平衡中美关系,应对中国的崛起。

  近几年来,“印太”(Indo-Pacific)或“印太亚洲”(Indo-Pacific
Asia)作为一个地缘学概念开始流行起来。美国“印太”地缘战略的主要目的是借助本地区一些国家的力量制衡甚至遏制中国在太平洋及印度洋地区的影响。

[38]《2017年7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2017年7月3日,中国外交部网站,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两廊”计划,其实质是一种地缘经济的“印太”构想,其最终结果将是实现亚洲世纪和“印太时代”。中国希望与本地区国家开展经济合作,将东北亚的产业分工链条和金融网络扩展到印度洋地区,实现印度洋国家的经济繁荣,当然也包含印度的制造业大国梦。印度对此还是有一定兴趣的,印度决定成为亚投行的创始会员国就是一个证明。但当前印度也显现出一些矛盾心态,虽然它已成为亚投行创始会员国,但莫迪婉拒出席APEC峰会和参与创建丝路基金。要实现亚洲世纪和“印太时代”,中印两国必须克服内外两方面的障碍:外部障碍主要来自某些国家的“印太”地缘战略,它们企图建立从太平洋到印度洋的排他性政治、军事和价值观联盟,这将导致地区国家间的军事和战略竞争,甚至是冲突;内部障碍主要是一些既得利益集团,特别是印度的军方和战略界。

[3]”Prime Minister’s remarks at the U.S. Congress”, June 8, 2016,
.

  另外,由于中印之间存在领土纠纷和一些历史遗留问题,防止中国崛起对印度产生不利影响是印度政府的既定政策。进入新世纪以来,印度“东向”政策从以前主要集中于经济和文化领域逐渐向战略和安全领域延伸,覆盖地域也从主要面向东南亚逐渐扩展到东北亚。
2011年,印度宣布与越南合作开发南海油田,高调介入中越南海争端。莫迪上台后,进一步将“东向”政策发展为“东方行动”政策,加强了与日本、越南、澳大利亚等中国周边国家的战略合作,企图对中国的崛起加以制衡。虽然该地区的海上航行自由从未受到威胁,但印度声称它这么做的目的是确保该地区的航行自由,以保护印度与东北亚的贸易和能源利益。

注释

中印边界冲突不仅使两国关系发展遭受重大挫折,而且从边界冲突直到20世纪末期的40年时间里,印度政府一直在利用“中国威胁论”编织自己在中印关系中的“受害者”身份。有学者专门就印度“受害者”心理进行过研究,[39]根据研究结果,印度在对华战略的决策中,通过舆论颠倒宣传,把自己塑造为“受害者”,致使印度决策者无法客观理性地看问题,最终导致中印边界冲突的爆发。综观边界战争后的中印关系发展历史可以看到,“受害者”心理不仅是印度发动对华战争的重要驱动因素,也是此后印度在地区及国际战略中谋利的重要手段。

印日关系:印太地缘政治现实的野心。2016年11月10日,莫迪到访日本,这是其2014年出任印度总理以来第二次访问日本。近年来,印度政府大国外交的一大变化是非常重视推动“印太”地缘政治概念,莫迪更是将“印太”一词常挂嘴边,与日本的打算高度一致。在此次访问中,印日同样再次将“印太”写入了联合声明。两国总理强调印太对驱动世界繁荣的重要性,安倍积极赞赏莫迪在印太地区的东向行动政策,并向莫迪通报日本的“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战略”。[12]双方认为通过实现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地区以改善亚洲与非洲的互联互通对该地区的繁荣非常关键。他们决定将印度“东向行动政策”与日本的“优质基础设施扩大合作伙伴关系”(Expanded
Partnership for Quality
Infrastructure)对接(与印度不愿意与中国对接“一带一路”倡议形成鲜明对比)。[13]印日还决定建设更安全和稳定世界的强大的伙伴关系,强调印度和日本对印太地区稳定与繁荣所起的作用,再次重申进一步加强安全与防务合作的必要性,[14]两国还决心继续加强在2+2对话、国防政策对话、军事对话及海岸警卫队等框架下合作。在此次互动中,印日还决定联合促进印太及以外地区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双方认为印日在印太地区合作的潜力巨大。他们希望东亚峰会、东盟地区论坛、东盟防长扩大会议等合作机制能有助于印太地区平衡、开放、包容、稳定、透明与规则经济、政治与安全框架的形成。[15]值得注意的是,印日作为南海争端非当事方,煞有介事地宣称应当依据国际法以和平手段解决。[16]在南海争端气氛正在缓和之际,印日的声明颇有画蛇添足的味道。从印日的互动可以看出,共同推动印太成为地缘政治现实是两国的共同目标。在2016年印日联合声明中,“印太”一词出现的频率为7次,“亚太”一词出现的频率为3次。2017年9月13日,日本首相安倍访问印度,尽管高铁合作及贷款的议题吸引了很多关注目光,但双方在联合声明中再次把“印太”推向了新高度,声明开篇就标明“走向一个自由,开放和繁荣的印太”。[17]在2017年的印日联合声明中,“印太”一词共出现10次,“亚太”表述悄然消失。可见,印日越来越倾向于用印太来表述亚太地区的相关地区事务。可以预见,在“印太”的地缘政治框架下,印日的互动将继续加强。

印俄关系:全球和平与稳定的伙伴关系。俄罗斯一向被印度视为传统而特殊的合作伙伴,俄罗斯也非常重视印度这个印度洋国家,与以前一样,印度与俄罗斯互动的亮点仍然在军事与安全合作领域。2016年9月23日,印日两国在俄罗斯远东地区进行联合军事演习。2016年10月,普京访问印度。莫迪在欢迎演讲中认为,两国同意制造卡莫夫226T直升机、建设护卫舰以及其他防御平台符合印度技术与安全优先的需要,也有助于实现“印度制造”的目标,这些项目为两国悠久且引以自豪的国防合作伙伴关系翻开了新篇章。[24]与美国和日本不同,在核能合作领域,俄罗斯是印度的传统合作伙伴。印俄还决定于2017年举行两国建交70周年纪念互动,并对政治、经济、人文等各项议程进行了周密安排。[25]在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双方同意以发展“全球和平与稳定的伙伴关系”为目标。[26]

2008年11月2日,印度外长普拉纳博·穆克吉在德黑兰演讲时称中国是印度崛起的第一个挑战。他说:“随着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今天的中国在追求其利益时更富有侵略性,中国给印度带来的挑战包括中国对外太空开发的能力不断加强,也包括地缘政治的挑战,即全球寻找原材料和资源。”2009年11月,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发言表示中国已表现得过分自信,他说:“毫无疑问,中国增长的表现超过了印度。不过我一直认为,除了GDP增长以外还有其他重要的东西——对人权的尊重,对法律法规的尊重,对文化多样性、民族多样性和宗教多样性的尊重。”[41]印度政府政要的上述言论表明,随着经济实力的不断增长,印度在对华战略中,不再局限于“受害者”的身份,而是定位成为中国的竞争对手了。

从上述可以看出,印度实际上已经选择成为中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且越来越不再掩饰。换言之,在印度大国博弈的方阵中,印度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及超越目标,将美国、日本、俄罗斯等视为博弈助手,这就是印度大国博弈外交的战略偏好。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印度的大国博弈策略偏好是依据国家利益、观念进行积极主动建构的。

[44]《2016年7月13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2016年7月13日,中国外交部网站,

成为世界大国一直是印度独立以来的梦想与追求,早在独立之前,尼赫鲁就许下印度要当“有声有色”的世界大国的宏愿。但长期以来,囿于国家能力的限制,印度在世界大国的成长道路上步履蹒跚。不过这种状况在20世纪90年代之后发生了变化,尤其是21世纪以来,印度似乎摆脱了过去蜗牛似的GDP增长率,成为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的明星,崛起的呼声不断,日益受到其他大国的重视,大国外交博弈的能力也在提高。值得注意的是,从博弈战略偏好来看,印度选择成为中国的战略竞争对手,将美国、日本、俄罗斯等视为博弈助手。在这样的逻辑中,印度对待邻国的外交正如一位孟加拉国朋友指出的那样,印度奉行的是“过时的,不友好及冲突的外交政策,在印度邻国外交概念中,只有两种类型的邻国:要么是敌人,或者是奴隶”。[1]从过去近70年的印度外交史来看,此种看法不无道理,尤其是近年来,随着大国外交博弈的不断推进,其邻国政策渐趋强硬。尽管印度或许正在崛起,但刻意凸显对中国的敌意或将使中印关系面临较大变数。

(本文系201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印美日海洋安全合作及其对中国的影响研究”的成果之一,课题编号:14BGJ017)

[43]《中印将开启新一轮边界谈判两国立场十分明确》,2016年4月22日,

四是稳固南亚地区霸主的地位。一方面,印度警惕其他大国染指南亚地区,另一方面利用国际环境孤立竞争者。在莫迪政府与大国互动逐渐加强时,印度的南亚地区政策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即在南亚地区一改以往宣扬的合作与友好政策,对邻国采取高压态势,比如2015年9月对尼泊尔进行了长达半年的禁运措施,2016年借口印巴在克什米尔地区的交火事件联合其他南亚国家抵制计划在伊斯兰堡召开的第19届南盟峰会,2017年6月更以帮助不丹为借口侵入中国洞朗地区,与中国进行了长达两个多月的对峙。这一系列的举动完全打破了以往印度政府誓与邻国发展友好关系的姿态,俨然一幅南亚地区霸主的嘴脸。而印度在南亚地区政策趋于强硬的重要原因在于印度在大国外交博弈方面的成功。以美国为例,在南亚地区,以往美国是巴基斯坦的盟友及武器装备的重要提供者,而如今巴基斯坦的地位已经被印度所取代。重要的是,出于现实政治的需要,美国、俄罗斯、日本等对印度欺凌南亚邻国的行为视而不见,这既是印度称霸南亚地区的底气,也是其进行大国外交博弈时的利益交换,其他大国对此心知肚明。

[30]”India-Japan Joint Statement during the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to
Japan”, November 11, 2016,

近年来,印度的大国外交博弈风生水起,随着美国、日本等国家拉拢印度以遏制中国的力度不断加大,印度与这些国家的互动关系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效。值得注意的是,印度一改过去遮遮掩掩的态度,在与这些大国的互动中充分展现“施动者”的角色,比如在印美日海洋安全合作中,主动邀请日本成为马拉巴尔联合军演的固定成员。与此同时,在大国博弈的战略偏好中,印度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博弈对手,将美国、日本、俄罗斯等视为博弈助手。印度此举必将对中印关系产生深远的影响,尤其对中印战略互信、经济合作的拓展、伙伴关系的构建等方面均会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

印中关系:常规互动难掩分歧。近年来,习近平主席与莫迪总理多次在国际场合会面。仅2016年就会面三次。第一次是在2016年6月23日,习近平与莫迪在塔什干会面。在会面时,习近平表示,中国愿意同印度一道把握两国关系发展的大方向,并指出两国共同利益大于双方存在的具体分歧,两国应在贸易、铁路、产业园区、能源电力、信息技术、节能环保等领域加强合作。习近平还表示,欢迎印度加入上合组织并期待双方合作。莫迪则回应称印度愿意与中国加强合作,妥善处理两国之间的问题,并感谢中国支持印度加入上合组织。第二次则是2016年9月4日,习近平在杭州会见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的莫迪。习近平指出,中印应当加强高层交往,发挥各领域的对话机制,加强沟通,增进相互理解和信任,加强两国战略和规划对接。莫迪表示,中印战略伙伴对两国、本地区和世界都很重要,21世纪是亚洲世纪,亚洲国家应该携手努力,共创稳定与繁荣。第三次是2016年10月15日,习近平在印度果阿会见莫迪。习近平重申两国应当维持好两国关系的发展势头,加强在各个领域的合作,扩大对话交流,深化合作,增进互信。莫迪也表示,印中有责任携手努力,推动21世纪成为亚洲世纪。[22]

经典案例当属1998年印度核试验。1998年5月11日,印度不顾国际舆论反对进行了核试验,为了逃避国际社会的谴责,印度总理瓦杰帕伊在给美国总统克林顿的信中是这样描述的:“我们有一个公开的核武器国家与我们接壤,这个国家1962年对印度发动了武装侵略”,“虽然我们同这个国家的关系最近十年左右已经改善,但是,主要由于边界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一种不信任的气氛一直存在”。[40]从这种表述中可以出,印度正是利用“受害者”的身份为自己发展核武器辩解。

[31]”Media Statement by Prime Minister during his visit to Japan”,
November 11, 2016,
.

[35]《印度国家概况》,2016年2月,中国外交部网站。

进入21世纪,印度对自我身份的塑造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虽然“受害者”心理仍然在发挥作用,但印度的战略家及决策者谈得更多的是如何与中国竞争。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除了印度已经是实际拥核国家外,还与新世纪以来印度经济快速发展密不可分。进入新世纪以后,印度经济增长速度较快,尤其是全球金融危机前几年,印度经济增长率一度达到了9%以上。正是经济实力的增长使印度重拾大国的梦想,也把同样在快速发展的中国看成了其发展和崛起的竞争对手。

[24]”Press Statement by Prime Minister during the visit of President
of Russia to India”, October 15, 2016,
.

姓名:杨思灵 工作单位:

[37]沈志华、杨奎松:《美国对华情报解密档案(1948~1976)》,上海:东方出版中心,2009年,第232页。

二是借助外部大国力量,增强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莫迪执政的印度政府极为重视经济发展,提出一系列改革倡议。但显而易见,印度要实现经济上的可持续发展,与世界主要大国的合作与支持密不可分。为此,在对所有大国的访问中,莫迪不遗余力推销印度“制造中心”。2016年11月,访问日本期间,莫迪宣称印度经济正在发生极大变化,印度目标旨在成为21世纪知识经济的制造中心、投资中心。[31]莫迪还向安倍介绍了印度政府加速经济发展的措施,其中包括“印度制造”“数字印度”“智慧城市”等。安倍表示支持这些倡议,并提供技术与资金支持。日本承诺帮助印度建设孟买—艾哈迈达巴德高铁项目(Mumbai-Ahmedabad
High Speed Rail
Project),该项目将于2018年底开工,2023年投入营运;[32]2015年5月莫迪访问中国,双方在联合声明中表示,两国领导人对当前两国相互投资的积极势头感到满意,中国企业积极响应“印度制造”倡议,印度企业也在中国拓展业务;[33]2016年10月普京访问印度,莫迪在新闻发布会上宣称,两国正在进行的军事合作项目将有助于印度实现“印度制造”的目标。[34]

印度战略偏好对中印关系的影响深远

[1]笔者于2017年9月11日在昆明举办的“中国——南亚友好组织论坛”上的发言。

近年来,印度与其他大国的互动可圈可点,比如与美国签署军事协定,在核能合作方面获得日本的支持,与俄罗斯建构全球和平与稳定的伙伴关系等,与中国的互动则出现了历史性的倒退。

[18]《日印签署“里程碑式”核能协定发表声明提及南海》,2016年11月12日,

[11]Rupakjyoti Borah, “5 Reasons Why India Agreed to a Logistics
Agreement With the United States”, May 6, 2016,
.

显然,印度的大国博弈并非无的放矢,而是有一系列的目标追求,为实现印度的大国地位服务。

[5]”Prime Minister’s Keynote Speech at 40th AGM of US India Business
Council “, June 8, 2016,
.

[20][21]马孆:《当代印度外交》,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20页。

印度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的偏好在2011年开始发生了较大变化,在此之前,尽管中国被印度看作是其崛起的拦路者与竞争者,但印度还在不断掩饰对中国的敌视态度,比如否认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联合针对中国。但2011年之后,印度变得主动了,尤其在印美日三边合作中逐渐成为“施动者”,比如在2014年主动邀请日本成为马拉巴尔联合军演机制的固定成员,在2017年洞朗对峙中,印度毫不掩饰联合美日开展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向中国施加压力的意味浓厚。在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之后,印度对中国邀请其参与“一带一路”倡议不仅采取了回避的态度,且连续颁布了对冲战略,比如季风计划、香料之路计划,直至2017年与日本共同提出打造亚非自由走廊。在战略对接方面,印度对待日本和中国的态度差别非常大,印度对中国发出对接发展战略的呼声视而不见,但却主动与日本对接发展战略,比如2017年9月安倍访问印度时,双方决定将日本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与印度东向行动政策进行对接,加强海洋安全合作,促进印太地区的互联互通。[42]

[22]《习近平会见印度总理莫迪》,2016年10月16日,中国外交部网站。

[17]”India-Japan Joint Statement during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of
Japan to India”, September 14, 2017,
.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