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专家:菲越等国盗采令中国每年损失一个大庆油田

0 Comment

  南海是我油气开发新重点

  中国大力开发才能促成南海合作

  日前,中国完成西沙海域5个岛礁的灯塔选址,再次宣示了中方主权。在中国南海,油气资源竞争近年日益激烈,如何维护中国海域油气勘探权成为无法回避的重要问题。

  王礼茂

  自上世纪70年代,越南、菲律宾等国利用美国等外部力量的干预,与外国石油公司合作,掠采我南海油气资源。迄今,我国管辖海域已有1000多口周边国家的油气井,我国每年被掠采油气资源超过5000万吨油当量,相当于每年丢失一个高峰期的大庆油田,丢失中海油一年的国内油气产量。

  近日,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访越,中越有缓解紧张局势的共同愿望,但越南总理仍要求中国撤走在南海钻井平台。另据中国海事局网站消息,6月13日起,中国三个钻井平台将在南海进行钻井作业。

  2002年中国与东盟各国签订《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各方约定在争议解决前,不采取使争议扩大化的行动。但一些国家不但不遵守约定,反而得寸进尺。中方却受制于此,一些正常勘探开发作业屡受周边国家干扰阻挠,相关项目开发因此一再搁置。1992年中海油与美国克里斯通公司签订的“万安北-21”开发合同已搁置20多年,至今尚未履行。

  在南海问题上,中国提出“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并于2002年与东盟各国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国恪守《宣言》原则,最大限度保持克制。但南海周边国家实际执行的是“搁置与中国主权争议,共同与西方石油公司大力开发”战略,使中方主张形同虚设。中国多年来以忍让、克制,换来的是对方不断蚕食我岛礁和海域、盗采我南沙海域油气,越南和菲律宾还非法阻挠、破坏中国油气勘探和开发。

  从世界油气工业发展来看,从陆地到海洋、从浅海到深海是必然趋势。中国陆地和近海、浅海的油气勘探开发程度较高,发现大型油气田的可能性越来越低,产量增长潜力有限。而国内需求增速一直较高,导致我国油气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未雨绸缪,我们必须尽快寻找新的储量和产量接替区。南海中南部作为油气富集区,应作为国家新时期油气战略的重点区域。

  在南海问题上,中国最希望的结果是和平与稳定,认为最现实的方式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长期以来,中国试图以忍让、安抚达到该目的,但并不成功。如上世纪90年代中海油与美国克里斯通签订合作开发合同,中国勘探船在南沙“万安北”-21区块开始勘探,先是遭到越南抗议,后电缆、管道等设备遭到破坏。出于大局考虑,中国主动撤离。但越南后来却不顾中方反对,与西方石油公司继续在该海域合作开采油气。最近,中海油981钻井平台在西沙群岛附近中国毗连区进行正常钻井勘探作业,越南方面又调集大量船只干扰、冲撞中国在钻井平台周边警戒的船只,企图迫使中国将钻井平台撤出西沙海域,重演当年万安滩这一幕。

  中国要尽快制定完善我国海洋相关法律法规,整合优化海上执法力量,同时抓紧制定实施海洋发展战略,把南海海洋油气资源开发和海域勘探权的维护作为重点领域全力推进。

  事实证明,当年未采取针锋相对的反制,忍让和克制不仅造成主权和资源权益被侵犯,还引发越南现在对钻井平台的无理干涉,这些不良连锁效应值得反思。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