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日专家曝钓鱼岛事件核心内幕:石原要推儿子上位

0 Comment


图片 1 日本横滨市立大学名誉教授矢吹晋先生

  ■ 中国表示神圣领土决不允许任何人拿来买卖

  何培忠

  ■ 将继续采取必要措施维权

  日本横滨市立大学名誉教授矢吹晋先生是日本当代日中关系史专家,今年11月,他应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中国学研究中心的邀请来华访问,并在学术研讨会上发表论文《乒乓外交与中美在钓鱼岛上的博弈——冲绳归还40年回顾》。该论文是日本学者第一次从中美日三角关系的角度探讨钓鱼岛问题。笔者在矢吹晋访问期间,就他的近期研究成果和国内民众关心的话题与其做了交流。矢吹晋认为,发展中日关系首先应尊重和承认历史事实,承认《波斯坦公告》的决定,退回《波茨坦公告》约定的事情上。

  在标志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卢沟桥“七七事变”75周年之际,中日关系因为钓鱼岛问题再次面临大考。

  “中国不是美国敌人,美国对日本也不全盘信任”

  多家日本媒体昨天报道,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正就今年内促成钓鱼岛“国有化”进行相关交涉,并于6日将该意图传达给了主张以东京都政府的身份购买钓鱼岛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野田也在昨天声称,“国有化”的目的主要从考虑同中国关系的发展,需要稳定维护管理该岛出发。而石原慎太郎则对此持不同意见,他表示计划先由东京都政府出面购买,再转让给日本中央政府。他还对媒体透露,土地“所有者”拒绝卖给日本政府。

  何培忠:记得您2005年来研究中心作报告时,谈到中日恢复邦交谈判时的一个有趣的细节:毛泽东主席送给田中角荣首相一套《楚辞集注》。您经过深入研究提出,那是因为田中首相就侵华战争向中国人民谢罪时,最初按日本习惯,用了日语“迷惑”(读音meiwaku,该词在日语中也有“添麻烦”的意思)一词,中方曾表示不满,认为道歉诚意不够。后来田中接受中方意见,改用中国人容易理解和接受的方式道歉。毛泽东用送书的方式巧妙地告诉田中,他了解了田中用这个词是在进行道歉,但同时告诉田中,这个词出自《楚辞》,所表达的意思同日语截然不同。对此,有学者评价说,您可能是除毛泽东之外,了解那次送书用意的第一人。

  石原于4月17日在美国华盛顿宣称“东京都要保卫钓鱼岛”,并透露已就购买事宜与土地“所有者”进入最后阶段的协调。对此,野田政府一直以来并无明确表态,只是重申将钓鱼岛“国有化”也是选择之一,此番终于首次亮明态度,日本媒体担心,此举必将招致主张拥有钓鱼岛主权的中国反弹。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昨天透露,中国已通过外交途径要求证实这一事情。

  矢吹晋:谢谢!这实不敢当。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昨天深夜就此表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方对此拥有无可争辩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中国的神圣领土决不允许任何人拿来买卖。中国政府将继续采取必要措施坚决维护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

  何培忠:现在,中日关系处在低谷。我认为,当很多人对复杂的中日关系深感“迷惑”之时,您还保持清醒。请问,您对目前的中日关系有何看法?

  清华大学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昨天告诉东方早报,石原慎太郎买岛的真正目的,就是促使日本政府将目前对钓鱼岛的“租借”变成“买断”,由日本政府管理。现在看,他对日本政府采取的激将法已经初步奏效,让日本政府对华更加强硬的目的初步达到。而野田佳彦选择在7月7日前后抛出这个言论,显示出对历史的认识很淡漠。“中日应该不忘历史,以史为鉴,面向未来。虽然当今的日本政治家不负有战争责任,但是对当下和未来的中日关系发展负有重任,所以对待钓鱼岛问题必须要慎重,坐下来谈,以外交手段解决问题。”刘江永说。

  矢吹晋:现在日中关系陷入低谷,是去年9月日本民主党政权试图让钓鱼岛“国有化”的购岛行动引发的。对于钓鱼岛及相关问题,从去年到今年,我出了三本书,阐发对这一问题的看法。一本是2012年5月出版的《中美利坚——美中合伙与日本前途》,一本是2013年1月出版的《钓鱼岛的核心——日中关系走向》,另一本是2013年8月出版的《钓鱼岛冲突始自冲绳归还——作为日美中三角关系顶点的钓鱼岛》。

  声称维护稳定

  何培忠:我注意到您说的第一本书,题目“Chimerica”很有意思,把“美利坚”说成“中美利坚”,把“China”和“America”合在一起。书的封面上,中国国旗还飘在美国国旗前面。您在这部书中表达了什么样的观点?

  据悉,日本政府计划将钓鱼岛中的鱼钓岛、北小岛及南小岛“收归国有”,而这也正是石原慎太郎自今年4月起开始叫嚣购岛的3个岛。钓鱼岛主要由5个无人岛屿组成,除了已实现“国有化”的赤尾屿外,上述3岛及黄尾屿仍属“个人所有”。为了实施稳定管理,多年来日本政府一直与私人岛主订有租赁合同。

  矢吹晋:(笑)您说得对,是把两个英文词叠加在一起了,这个词表达了我对现在中美关系的看法。《中美利坚》这部书是我在察觉钓鱼岛问题的严重性,感觉研究人员和媒体反应迟钝的情况下急急忙忙赶出来的,是因为我感到日中关系面临严重危机,愤慨于被大肆传播的日本政府御用学者的谬论得不到纠正,为批判一些所谓著名学者的无知而写的。目前的中美关系不同以往,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美国目前最吃紧的课题,是加紧构建与中国的“非敌对关系”。中美两国政府都知道彼此是同床异梦,但又都在努力构筑新型大国关系。虽说有对立的一面,但在经济方面却是互补的,“高消费的美国经济”,是由“高储蓄的中国经济”支撑着。即美国是用借债方式管理着世界。“中美利坚”结构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深入发展。

  消息称,日本政府已经开始同私人岛主进行具体交涉,并开始研究购买之后的使用方法。日本内阁副官房长官长浜博行以及首相辅佐官长岛昭久7月6日在拜访石原慎太郎时表示“中央政府有意购买”,并作了说明称从国会手续等方面考虑,由中央政府购买要比东京都更快。

  何培忠:这种新型的中美关系对中日关系有什么影响呢?

  正在福岛县磐城市视察的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昨天对媒体表示:“目前正从稳定维护管理角度出发,在与土地所有者保持联络的同时展开综合研究。正在进行多方接触。”
野田还声称,“无论从国际法上还是历史上(钓鱼岛)都是日本固有领土。围绕如何安稳且实质性地进行维护管理,将展开各种研究,因此不存在领土问题”,重申将钓鱼岛“国有化”也是选择之一。

  矢吹晋:日本政府在同中国对抗时,总是提到日美签署的“安保条约”,强调钓鱼岛问题适用“安保条约”范围。其实,“安保条约”已经落后于时代,因为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美国对日本也不是全盘信任。今年10月3日,美国务卿克里向日本千鸟渊战殁者公墓献花的举动意义非凡。我认为那是美国告诫日本,美国没有忘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的行为。

  日本政府相关人士对媒体辩称,“石原不断发表挑拨式的言论,如果他执意收购钓鱼岛,将进一步挑动中国敏感的神经,日中关系的恶化将无法避免,事态可能变得不可收拾。如果日本政府购岛,我们就能更好地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日本政府由此判断,在东京都做出收购决定前,有必要将岛屿“国有化”。

  野田内阁把钓鱼岛“国有化”很愚蠢

  不过,在刘江永看来,日本中央政府的解释并不成立,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说辞。虽然日本政府声称目的是不让右翼掌控钓鱼岛,有利于中日关系,但事实上没有信守承诺,不断有右翼势力登岛就是明证。

  何培忠:《钓鱼岛的核心——日中关系走向》谈了哪些问题?

  日本东洋学园大学教授朱建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一旦钓鱼岛被东京都政府购买,中央政府则难以再进行租借。而租约即将于明年3月到期,为了避免出现上述情况,中央政府不得不立即着手开始进行“国有化”的工作。而石原主张以东京都政府名义先行购买再进行转让,则意在手握钓鱼岛与中央政府谈判,届时,石原若在钓鱼岛进行若干“动作”,势必引起中日之间的轩然大波。而即使“国有化”成功,石原依然有理由就购岛事件指手画脚,逼迫中央政府有所“动作”。

  矢吹晋:《钓鱼岛的核心——日中关系走向》共分7章。第一章是日中之间有关钓鱼岛谈判经过的真相,论证了日中政府之间是否有“搁置”的事实。其中涉及了田中与周恩来的会谈、(时任公明党委员长)竹入义胜和(中方)张香山等人的有关记录等,证明了日中政府间确有“搁置”钓鱼岛问题的历史事实,而这些记录被日本外务省的官员抹杀和篡改。第二章讲述中国方面对此问题的愤怒。第三章介绍围绕钓鱼岛问题日中观点的对立。第四章的题目是“潘多拉盒子打开之后”,讲述我对钓鱼岛问题的看法,指出日方媒体和研究人员有关钓鱼岛的言论是不客观的。第五章指出日中之间互不信任的萌芽潜伏在恢复邦交最初的谈判中。第六章的题目是“日中之间的互不信任与中美之间的蜜月=中美利坚”,在这一章里,我再次讲述您刚才提到的‘迷惑’问题和‘美利坚’变成‘中美利坚’的问题。第七章是介绍我的一位朋友冈田充有关钓鱼岛问题的著作《钓鱼岛问题——领土民族主义的魔力》。冈田充的这本书很有意思,从某一侧面介绍了野田内阁“购岛”行动的内幕。

  在钓鱼岛“国有化”问题上,日本政界持赞同声音居多。今年4月,日本民主党政调会长前原诚司公开演讲时就指出,该将钓鱼岛“国有化”。而最大的在野党自民党也在众议院选举公约上提交了“国有化”的议案。

  何培忠:是什么内幕呢?

  石原称所有者不卖政府

  矢吹晋:2012年,野田内阁支持率不断下降,东京都原知事石原慎太郎借机发起“购岛”募捐活动。不少人认为,石原慎太郎此举是想借野田内阁人气低迷搅乱政局,为自己的儿子石原伸晃问鼎首相宝座积攒人气。冈田充在书中揭露说,野田内阁的一些人士为保住政权,提高人气,匆匆地抢在石原慎太郎之前实施了“购岛”行动,甚至宣称,若不赶紧稳住钓鱼岛,中国就会提出琉球问题,让日本更难以应付。

  不过,对于日本中央政府的介入,石原慎太郎并不以为然。

  何培忠:野田内阁的行动在中方看来是不负责任的,违背中日之间达成的默契,动摇了中日友好的根基。中国对野田内阁试图“国有化”钓鱼岛的行动多次提出警告,但野田内阁置若罔闻。

  石原慎太郎昨天向媒体表示,接到过钓鱼岛私人“所有者”的电话。“所有者”对他说,“政府来过了,不过我只卖给你。”据媒体报道,该土地“所有者”还对另一位相关人士称“根本没有与政府谈的想法”,据称该人还表示不信任民主党政府的对华外交和安全政策。

  矢吹晋:美国也提出过告诫,但野田内阁却说美国理解这一行动,中国没反对。野田内阁将钓鱼岛“国有化”的方案与行为都是很愚蠢的。日本前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曾公开说,作为大使,他竟事先不知道政府作出这样的决定,对此,他无法理解。冈田充在书中批判了日本的领土民族主义情绪,揭露了日本政府强加在钓鱼岛问题上许多的历史虚构,遮蔽日本民众的眼睛,造成日中关系的恶化。

  石原慎太郎称,他虽然接受“国有化”方案,但他主张先由东京都出面“购买”,再让渡给国家。其同时表示,野田政府此举“只是民主党想赚取人气而已”,事情有其自然发展过程,让他们“闭嘴”。

  何培忠:您怎么看钓鱼岛的核心问题?

  石原慎太郎还声称,在会见日本中央政府代表时当场回应说:“这种事情不要和我讲了,因为迄今为止做这件事有各种各样的原委。希望你们闲手静观,不要插手。”表达了东京都政府坚持单独“购买”钓鱼岛的决意。据他透露,今年春季会见野田时曾提议由东京都先购买,然后转让给政府。据称当时野田并未给出明确答复。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