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王红漫: 大国卫生外交之行——非洲篇

0 Comment


  林松添还就记者们关心的中非关系与互利合作、开展产能合作及存在的问题与挑战、中国参与非洲和平与安全事务、“一带一路”与非洲关系等广泛议题进行了近两个小时坦诚、深入交流。

伴随着中国和平崛起的进程,中国卫生外交代表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发出了强有力的声音,展示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速度、中国力量,展示了中国国际形象的靓丽名片。中国在全球外交和国际关系高地上扎实立足,在全球外交向更高阶段、更宽视野和更具进取心的国际方案和建设性思路上,展示了中国气派、中国风格、中国印记、中国行动和中国贡献。

  新闻茶座是中国记协根据中央领导同志指示精神创办的一项品牌活动,是向中外媒体记者、专家学者和外国驻华外交官进行政策解读和舆论引导、服务国家工作大局的重要举措。

2014年2月开始,埃博拉出血热突然在西非爆发。疫情最早出现在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2014年8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日内瓦总部宣布,目前在西非地区暴发的埃博拉疫情“非同寻常”,已构成“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建议受疫情影响的国家应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启动建立紧急行动中心。呼吁国际社会为这些国家提供最紧急支持。

  首先是农业,中国帮助非洲建了22个农业示范中心,派出1万多人次的专家到非洲去传授经验;每年中国组织几十个农业领域的培训班,请非洲的技术官员到中国来学习。他特别提到,非洲有大量的可耕地,但利用率只有27%,非洲54个国家中的28个粮食安全没有保证,中国政府鼓励中国企业去非洲投资农业。

“目前正在非洲西部地区蔓延的埃博拉疫情是近40年来规模最大、最复杂且最严峻的一次。新增病人数正在迅速增长,已经超过了卫生部门的控制能力,急需国际社会增调,医生、护士、医药补给和救济品加以应对。”

  林松添也谈到了中非合作中的一些问题。他认为,最大的问题是,互相理解不够,有很多误会,媒体也有责任。比如,非洲存在疾病和贫困,但这同时也意味着商机和财富,关键是说从什么角度来看。此外,非洲国家有很强的招商引资的意愿,但是准备还不够,各项法律法规还不完善,政府的服务意识也还不强,中国企业就没法去投资。

以下谨以中国援非抗击埃博拉疫情实证讲述大国卫生外交之行——中国卫生外交良好形象和精神风范——中国卫生人道至尊展现大国情怀,勇于担当履行大国责任、“真实亲诚”展示大国外交,对非洲人民乃至人类健康作出无私的贡献。

  林松添由此阐述了中国的对非政策思路。他说,帮助非洲解决吃饭问题,解决医疗卫生问题,这就是非洲需要,这就是非洲人权。中国援助非洲,和西方发达国家不同。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不能给非洲很多金钱,但是,中国愿意帮助非洲国家获得自己发展的技能,“授之以渔”,改变制约非洲发展的条件。

2、中国速度 示范效应

  “但非洲人的问题要用非洲人民认可的办法、依靠非洲人自己来解决”,林松添说,“非洲是非洲人的非洲,非洲属于世界,但首先属于非洲人民。”林松添表示,“中国在非洲的援助项目是为了帮助非洲人民,而非对其指手画脚。”他特别强调中国对非政策的两个“绝不”:绝不以牺牲合作国的长远利益和生态环境为代价,绝不走掠夺式开发和强取豪夺的殖民老路。“中国在非洲没有私利,也不谋私利。中国愿与国际社会一起,帮助非洲实现持久和平和可持续发展。”

几内亚总统阿尔法•孔戴说:“中国医疗队已在一线奋斗15个月,有些人因为埃博拉走了,中国人却因为埃博拉来了。中国一直与我们一道抗击埃博拉疫情,中国是几内亚历史性的合作伙伴。”

  利比里亚是非洲西部的一个小国,在过去30年间只见过两次波音747飞机,都与中国有关。一次是2007年2月1日,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利比里亚进行国事访问。当时很多人说这个国家还不安全,不能去旅游,中国国家主席却前往访问,对于利比里亚的和平重建给予了极大的政治上和道义上的支持。另一次就是去年8月,满载着中国抗埃博拉物资的飞机降落在机场。

7、中国担当 大爱无疆

  就非洲如何进一步吸引中国及世界的投资,林松添认为,合作是双方的,非洲政府首先要有完善的法律法规,让投资者安心。同时还要有优惠的政策,让赚钱者开心。“Business
is
business(生意就是生意)”,投资并非援助不求回报。另外,要提供高效务实的一站式政府服务,让投资者办事投资舒心。

中国医疗队是全球派出医疗队之中唯一“零感染”的医疗队。(六集大型政论专题片《大国外交》第三集《中流击水》)

  林松添生动描述了中国在帮助非洲国家抗击埃博拉病毒中的作为。去年中,埃博拉病毒在非洲爆发,8月3日,非洲三国总统在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的带领下,在几内亚首都向全世界求援。中国政府第一个作出回应,一周之内,中国租用的大型波音747飞机满载救援物资运抵三国首都。几内亚外长说,当时他们国家抗击埃博拉物资的2/3都来自这架包机。

……

  中国政府贴息为非洲提供2%利息贷款

军事医学科学院放射与辐射医学研究所根据埃博拉病毒基因序列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埃博拉病毒核酸检测试剂”,通过卫生专家评审,获得正式生产批准,将在深圳市普瑞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生产,为中国埃博拉病毒的早期诊断和防控提供了重要技术储备。利用“埃博拉病毒核酸检测试剂”这一最新技术手段,可对疑似感染者早确诊、早隔离、早治疗,从而有效防控疫情传播,对维护中国公共卫生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由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自主研发的重组埃博拉疫苗获得临床许可,进入人体试验。这是继美国、加拿大之后世界上第三个进入临床试验的埃博拉疫苗,也是全球首个2014基因突变型埃博拉疫苗。在非洲塞拉利昂开展的Ⅱ期500例临床试验取得成功,实现了中国疫苗在境外临床试验“零的突破”。

图片 1
外交部非洲司司长林松添与非洲记者合影。

三、 国际社会对中国援非抗击埃博拉的卫生外交评价

  林松添说,近期到一些非洲国家访问,总统表示很期望中国去投资,当即决定在他领导下的国家投资促进中心里面成立一个专门负责中国投资的中国投资促进局。中国地方政府有很多对“一站式服务”有经验的人员,中国可以选派地方有经验的招商引资、服务外商的专家到非洲去工作。中国也欢迎非洲的政府官员、专家到中国的地方工作,可以把海关开放,让非洲官员参与管理,学习中国的招商引资经验。

世界卫生组织现任总干事特沃德罗斯•阿达诺姆说:“西非出现埃博拉疫情时,中国派出了医疗队还提供了很多后勤支持,这对遭遇埃博拉疫情的非洲国家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贡献。未来我们希望中国能继续帮助非洲国家建立疫情紧急预警能力,同时也能帮助非洲国家提高后勤部署和医疗水平。”  

  林松添说,中国和非洲历来就是命运和利益的共同体,非洲的发展符合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他指出,制约非洲发展有两大瓶颈,一是和平、二是经济发展,其中根本问题是经济发展。

国际移民组织总干事威廉•斯温表示,中国在非洲最需要的时候伸出了援手。

  中国援非的另一个领域是人力资源方面。2015年,中国为非洲提供了7300个政府奖学金名额,为跟中国建交的50个国家培训各层次的人员,官员或者技术管理人员不少于一万人次。中国现在办这种面向非洲和发展中国家的培训班,一年不少于一百个班,而且根据非洲的需要举办双边的政府官员和技术管理培训班。未来几年,中国将继续增加对非洲的人力资源培训班。

别人因埃博拉走了

  非洲小国利比里亚在过去30年间只见过两次波音747飞机,都与中国有关。一次是中国领导人访问,一次是中国飞机载救援物资前往帮助抗击埃博拉病毒。

正如非洲人民传唱的那首民歌《消灭埃博拉》“别人因埃博拉走了,中国因埃博拉来了……”国际社会对埃博拉的反应,经历了长达半年的慢热过程。各国本能的反应是“御敌于国门之外”,绝大多数国家处于等待观望状态。中国军地公共卫生队伍和医疗队伍走出国门,援非抗埃国际生死大救援行动,将中国在公共卫生和传染病防治领域积累的经验在非洲分享和传递,标志着中国援非抗疫的重点已经逐步从人道主义援助转向以多种形式支持防疫治病。

  林松添阐释了习近平主席提出的“真、实、亲、诚”对非工作方针和正确义利观、李克强总理提出中非“六大合作工程”和助力非洲实现“三网一化”的合作倡议。林松添强调,中国和非洲历来就是命运和利益的共同体,非洲的发展符合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下,西非埃博拉疫情最严重时刻,中国派出最精锐队伍、进入最危险疫区,提供物资援助,实施人道主义救援,以实际行动表明,中国负责任大国“真实亲诚”鲜明的态度和作为,在控制直至终止疫情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引领和示范作用。

  林松添表示,中国对非援助政策主要有四大支柱:农业、医疗卫生、人力资源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中国希望通过一系列的援助项目向非洲国家分享中国的发展经验,真正做到“授之以渔”,让非洲国家实现自主的可持续发展,进而实现持久和平。

中国援非抗击埃博拉队伍被评为2014“最美医生”荣誉团队、第三届“中华之光——传播中华文化年度人物”获奖集体。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成立以来,中非合作有了很大的发展。自2009年起,中国已连续六年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2014年,中非贸易额达到2219亿美元,比2000年增长20倍;2000年,中国对非洲的投资总额5亿美元,到去年底,中国对非投资总额的存量为300亿美元,增长了60倍。中国已经成为非洲经济增长、乃至非洲复兴的重要推动力。

由非洲联盟(非盟)在赤道几内亚首都马拉博主办的“非洲抗击埃博拉国际会议”上,肯尼亚肯雅塔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非洲中心主任伊斯拉埃尔•科迪阿嘉表示,中国在帮助西非国家防控埃博拉疫情的过程中开创了中国援外工作的诸多先河,包括数次租用包机运送防疫物资,建立埃博拉诊疗中心和埃博拉检测移动实验室等。中国对西非国家防控埃博拉疫情的帮助做到了言出必行,既及时又有效,对西非国家控制疫情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这不仅再一次体现了中非之间患难见真情的传统友谊,还展示了中国负责任大国的良好形象

  林松添举例说,中国从非洲进口的石油占中国石油进口总量的20%左右,其中安哥拉是重要进口国之一。但中国在安哥拉实行的是“资源换项目”模式,在进口石油之前,中国就已经以援助贷款和学校、公路、输变电线路等多项基础设施建设的形式向安哥拉提供援助项目。

联合国对于中国在这场事关人类的传染病爆发中的工作与贡献给予首肯和感谢,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致函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表示感谢。潘基文说道,中国对于非洲各国领导人及世卫组织的紧急呼吁作出了迅速的反应,中方所提供的资金、人力和实物资助直接解决了最核心的需求,特别是400名(实际派出887人次——作者注)中国医务人员在现场为缓解当地居民的苦难作出了巨大贡献。潘基文感谢中国政府在全球和地区层面为加强国际合作所作出的不可或缺的贡献。

图片 2
中国援建的非盟会议中心,位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

2014年10月17日世卫宣布塞内加尔疫情结束;

  埃博拉中一个月建起一座医院

4、中国方案 标本兼治

  中国援助非洲抗击埃博拉病毒一共用了22架次大型飞机,不仅仅有波音客机,还有俄罗斯的大型运输机。中国的援助物资在一周内运抵利比里亚首都,一个月就建立起了一座医院,到今天,那仍是利比里亚最现代化的传染病医院,100多个经历过抗击非典的中国解放军医疗队在那里服务。

2016年1月14日世卫宣布在利比里亚发生的埃博拉病毒病最新疫情结束,并表示西非所有已知传播链已经被阻断。

  基础设施建设也是中国援非的“重头戏”。林松添说,非洲国家基础设施较为落后,中国为了帮助非洲搞建设,通过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提供20年的优惠贷款,利息2%,而中国企业在国内以10%都不一定能拿到贷款,这其中的差额,就由政府财政贴息,为的是支持非洲的发展,让非洲自己产生“造血”能力。

塞拉利昂总统欧内斯特•拜•科罗马:“今天,我们在这里热烈庆祝中国医疗队在这次抗击埃博拉战役中所取得的成绩,感谢中国医疗队的队员和今天到场的每个人,感谢你们在控制埃博拉疫情中做出的巨大贡献,塞拉利昂人民是你们永远的朋友,我们将永远支持一个中国政策。在埃博拉疫情结束以后,我希望有机会访问中国,亲自向习主席和中国人民表达我们的谢意,感谢中国朋友对我们一贯的支持。”

  第二个领域是医疗卫生。中国帮助非洲建设了68个医院,30个疟疾治疗中心,从1960年至今,中国在非洲40个国家派出42个医疗队,每年还在国内为非洲培训大量医生和护士。

一、 非洲埃博拉疫情爆发和传播概况

  截止到2013年底,中国为非洲国家建设的公路总长达到3530公里,铁路3203公里,在建铁路1424公里。中国还在非洲建设了34个电厂、9个港口、14个机场、11座桥梁、80万人座的体育场。

中国因埃博拉来了

  林松添向中外记者全面阐述了中国与非洲的关系。“中非两国在政治上风雨同舟,经济上始终相互理解,中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非洲提供帮助。”林松添如此总结。

  ——非洲民歌《消灭埃博拉》

  中国外交部非洲司司长、中非合作论坛中方后续行动委员会秘书长林松添如是说。5月7日,林松添应邀作客中国记协“新闻茶座”,就“互利共赢的中非关系”做主题发言,并回答了中外媒体记者提问。100余名中外媒体记者、专家学者和外国驻华外交官出席。

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国家主席习近平专门向疫区三国元首致电慰问,亲自宣布四轮援助举措。中国最高领导人对疫区国家政府和人民的关怀、对国际公共卫生安全的高度重视,这在世界和中国对非援助史上实属罕见。

  林松添表示,两国应把中非传统友好,转化为合作共赢发展的动力;把非洲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转化为发展的实力,让中非关系更好地惠及两国人民。

六集大型政论专题片《大国外交》中的第三集《中流击水》,将中国援助抗击埃博拉疫情称为“新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对外医疗援助”。中国共提供总价值1.2亿美元的防控物资、紧急现汇和粮食等援助;派遣1200多名医护人员和公共卫生专家赴疫区国家,迅速启动埃博拉出血热联防联控工作机制,建设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建设、运营传染病治疗中心,开展公共卫生人员培训、实验室检测、病例留院观察和治疗,宣传普及公共卫生知识等抗击疫情任务。世界卫生组织时任总干事陈冯富珍高度评价,中国政府第一时间高举道义旗帜,最早落实承诺,并根据疫情发展不断加大援助力度,引领了援非抗疫义举,是成功的抗疫外交。

  “很多人认为非洲的油和矿都是中国人在控制,但实际上,非洲大量的石油和矿产是由西方公司发现的,也就占有了开发权和开采权,主要都集中在西方国家手中,中国是这个领域的后来者。”林松添还针对外界关于中国在非洲投资的误读做如是回应。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与此同时,中国与非洲经济往来的增加也使一些老牌的西方国家感到“不适应”,甚至称中国在搞“新殖民主义”。林松添指出,西方都觉得中国去非洲是为了资源,其实中国在非建设在开发非洲的资源之前就开始了;有人觉得非洲的油和矿都是中国人在开发,其实中国是非洲资源开发的后来者。现在非洲大量的油气资源都主要集中在西方公司手中。

中国首次将传染病防控和生物安全防御关口前移至国门之外、前置于全球疫情的起始端。在援助非洲疫区的同时,也掌握了具有生物安全战略意义的病毒相关信息和技术,有效将埃博拉阻止在国门之外,捍卫国家卫生疆域的安全。

  非洲油和矿都是中国人控制是误读

感动中国2014年度特别致敬——抗击埃博拉病毒中国援非医疗队。颁奖词:“这些都是远渡重洋到非洲大路上抗击埃博拉的中国医生,他们在那里,以勇气和科学铸成铜墙铁壁,我们以这座奖杯,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