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叮,来自昆仑山的祝福,请查收!海拔4000多米的坚守,只为守护万家灯火_光明网

0 Comment

中国青年网北京2月6日电(记者 张瑞玲 通讯员 史彦宾 苏堂春
安赛赛时嘉浩)春节期间,正是阖家团圆的时候,一声来自祖国西北边陲的祝福,穿越镜头,来到你的身边。武警青海总队执勤支队在遥远的昆仑山雪山之巅,向全国人民拜年!
当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他们依旧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与风霜为伍,与寂静相伴,默默守护着一辆又一辆呼啸而过的列车。
前段时间抖音上有一个很火的视频:戍守在高原上的战士,每天正以48小时的速度衰老。
因为,这里的温度,最低可达零下41°;这里的氧气,含量只占内地的50%;这里的开水,永远只有78.2°。
但在这海拔4772米的地方,有这么一群人,常年累月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承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缺氧、寂寞、寒冷……
他们是武警青海总队执勤支队,这里的士兵平均年龄为23岁。
战士在执勤。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瑞玲 摄
战士们每天需要在这片土地上,奔跑、训练、站哨,守护着中国的“天路”……
随处可见的氧气罐、散布在每个角落的红景天、各式各样的降压药,这种似乎只会存在在养老院或者医院的东西,却真实地出现在战士们的身边,并且还是那么自然。
没有人会排斥它们,因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这些药物就会成为“必需品”。
戍守在海拔4868米“云端哨卡”上的武警战士,他们每天都是一边吸氧,一边站哨。
战士在站哨。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瑞玲 摄
想问一句,在这荒凉的无人区这般坚守,值得吗? 他们说:值得!
这条被誉为“天路”的青藏铁路,是通往西藏腹地的第一条铁路,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
每天有30余辆列车往来于西宁和拉萨,长达1686米的昆仑山隧道是整条青藏线上最长的隧道,没有之一!如果它被破坏掉,那,对于整条青藏线来说,就将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还记得最初被安排上昆仑山时,有人对战士们说:“你们只要在昆仑山上,就算是躺着,也有意义!”
但是,这个傲人的中队就不! 他们不仅站着,还站出了中国军人应有的精气神!
战士照片。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瑞玲 摄
1号哨,位于昆仑山隧道的南口,海拔在4772米,2号哨,位于昆仑山隧道的北口,海拔在4868米,战士们每天24小时不间断站哨,这一坚持,就是13年!
13年来,共有13多万辆列车在他们的守护下平安通行。
白雪皑皑的高山,是一眼望不见头的寂寞;
冗长绵延的隧道,是战士无言坚守的战场。
在这矮矮的哨楼中,没有网络、没有人群、没有任何娱乐设施,只有朝夕相处的几位战士。温杰锋开玩笑说道:“战士们每天只能见这几个人,一个月就把所有的话题聊完了,剩下的时间全部在‘大眼瞪小眼’,眼睛都瞪直喽!”
玩味幽默的话语,将战士们孤寂的日常生活展现得淋漓尽致。
如果要问,军人的忠诚在哪一瞬间最能体现出来?
差不多就是,战士们在这荒凉无边的戈壁雪山间,一次又一次默默地出勤、站岗、戍守。
正在站哨的一名战士说:“忠诚,就是站好每一班岗,做好每一件事,完成每一项任务!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忠诚。”
战士在站哨。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瑞玲 摄
风雪不说自己的孤寂,战士不言自己的困苦,唯有如约而来的列车偶尔带来片刻的喧嚣,给战士们带来最深的安慰!
谢谢你们的坚守,让我们可以安心过年!
在这海拔4000多米的昆仑山,你们的付出,祖国看得见,人民看得见,我们每个人都看得见!
致敬!天路英雄![责编:杨煜]

原标题:自2006年青藏铁路全线建成通车,武警青海总队一茬茬官兵肩负起守护这条天路的神圣使命,在海拔4868米的昆仑雪域,护送一趟趟列车平安穿行——“云端哨位”书写青春芳华

一夜暴风雪过后,莽莽昆仑银装素裹。10月的清晨,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可可西里无人区徐徐升起。

“敬礼!”武警青海总队执勤支队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2号哨位旁,官兵们整齐列队、神情肃穆,随着副中队长和洋洋一声令下,8名官兵齐刷刷举手敬礼,凝视国旗、高唱国歌——这是他们每周一雷打不动的升旗仪式。

“氧气吃不饱,风吹石头跑,树不活一棵,鸟也难飞高。”这里海拔4868米,含氧量仅为海平面地区的50%,是武警部队海拔最高的固定执勤哨位。绵延千里的青藏铁路宛如一条钢铁巨龙,从这里穿越而过。

登上哨位,要爬108级陡峭的台阶,这些台阶呈45度斜坡,只有一根护栏,被官兵称为“天阶”。108级台阶,即使在平原上攀登都不容易,何况是在极度缺氧的昆仑山!

当激情飞扬的军旅人生遇见荒凉寂寞的雪山戈壁,官兵们向有限的生命打张借条,把无限的忠诚献给祖国。指导员温杰锋告诉记者:“虽然这里被称为‘生命禁区’,但我们必须用生命守在这里,因为我们守护的地方是中国。”多年来,一茬茬官兵响应祖国的召唤,服从组织的安排,毅然走上这个“云端哨位”,任凭高寒缺氧,任凭风吹雨打,任凭孤独寂寞,他们没有丝毫犹豫,没有半点畏缩,没有一句怨言,只因“忠诚”两个字已深深烙印在青春的坐标系上。

听在中队服役12年的老兵陈攀说,前些年,哨位上吃的穿的用的全得靠人力一点点往上背,遇上雪天,本来就窄的台阶变得特别湿滑,为安全起见,只能暂停运送物资,缺少新鲜瓜果蔬菜的官兵只能靠吃维生素片补充营养。“这里一年得有半年是雪季吧?”面对记者提问,陈攀笑着回答:“我们这里没有雪季一说,因为一年到头都可能下雪。”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