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新春走基层·记者在战位丨祖国东极:军号声里迎来祖国第一缕阳光_光明网

0 Comment

新华社哈尔滨1月24日电 记者黎云、刘济美
带着两把纯铜军号,参谋曲闯和四级军士长程云鹏紧赶慢赶,回到了部队所在的黑龙江省抚远市。在北京进行了8天的学习后,两人已经可以熟练地吹响起床号、出操号、开饭号、冲锋号……
一月的抚远,清晨的体感温度达到了零下27摄氏度。伴随着嘹亮的出操号,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驻黑瞎子岛某边防连官兵整齐列队,将第一缕阳光迎进祖国。官兵们注意到,今天的号声不是值班室播放的录音,而是四级军士长程云鹏站在哨所前,迎向东方吹响的军号。
说起抚远市,很多人不一定知道,但如果说起抚远市的黑瞎子岛、东极哨所、东方第一哨,那首耳熟能详的《乌苏里船歌》就会飘逸而出。
这里,是中国陆地版图的最东端,是每日清晨迎来祖国第一缕阳光的地方。从2008年10月14日开始,中国边防部队登上黑瞎子岛,正式履行防务已经有10年的时间。
曲闯和程云鹏就来自驻扎在祖国最东端的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在军委训练管理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两个人专程来到北京学吹军号,为的就是能在新的一年里让嘹亮的军号回响在祖国东极。
旅参谋长姬现超介绍说,10年前黑瞎子岛回归时,岛上我方一侧没有水,没有电,甚至连路都没有,首批登岛官兵在一人多高的杂草丛中开辟出一块空地,搭起第一顶帐篷。官兵肩扛手抬绳子拽,把成吨的建材运到指定地点。
10年后的今天,黑瞎子岛上的公路已经可以直接抵达最前沿,边防巡逻路也已经贯通,保温哨所和设施齐全的营房早已投入使用。即便是全年最冷,滴水成冰的月份,室内恒温都在20摄氏度以上。营房里还有专用的洗衣房、烘干房供官兵使用。为解决水质问题,连里安装了净化水设备,官兵日常饮用和做饭都用上了净化水。
因为黑瞎子岛属于湿地保护区域,边防连队没有在营地里建蔬菜大棚和菜地,所有的军需后勤供给由后方统一保障。记者中午在连队食堂就餐时看到,冬瓜排骨、大白菜炒肉片、青辣椒炒豆干、酸菜粉条,外加米饭馒头两个主食和小咸菜,饭后一人一个大苹果,营养均衡。打开洗碗池的水龙头,流出来的是温水。
尽管如此,寂寞和孤独仍然长伴着边防军人。连长赵加龙说,入冬以后,黑瞎子岛上就很少能看见行人,草木凋谢,灰白的大地上一片沉寂,狗熊冬眠了,乌苏里江上的鸟儿们南飞了,营地里的五星红旗成为唯一鲜艳醒目的标志。还好,边防部队通了网络,战士们按规定在业余时间可以使用智能手机上网,只不过对岸的俄罗斯信号偶尔也会“飘”过来,有人开玩笑说视频前先得看看信号源,别整成国际漫游。
也许是一种巧合,拾阶而上高耸的边防哨楼,是171级台阶,有人说它刚好象征了黑瞎子岛回归的171平方公里的领土,这使得每位登高的人都会低头数着数字而上,无形中成了一种爱国主义教育。数着数着,就会想起网络上常见的那句话:屈辱的历史绝不会再来。[责编:丁玉冰]

每名官兵都认识到边境就是战场、执勤就是战斗,队列化的执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战斗执勤、联合反恐等新兴的硬课目。很多官兵都完成了蜕变,成长为“边防通”“神炮手”“武状元”。 

31岁的四级军士长任光福已经在东极哨所奉献了整整10年。登岛接防后第一次升国旗、第一次巡逻执勤、搭下第一顶帐篷、架通第一条跨江光缆……他至今都记忆犹新。

当时的黑瞎子岛沼泽遍地、荒草丛生,没水没电没营房,一切从零开始。建设临时哨所需要的所有砖块、建材都是靠官兵肩扛背拉运上来的,“我们一个班的战士一天搬了5万块砖。”在挑战极限中,第一代守防官兵铸就了“胸怀全局、听从指挥,排除万难、主动作为,尊重科学、争创一流”的登岛接防精神。基础设施修好了,可老兵退伍的日子也到了。临走前一天,退伍老兵不约而同地提前起床,早早列队在亲手修建的国旗台前,庄严地升起五星红旗,再次把第一缕阳光迎进祖国。

变化的背后,是执勤任务与实战需求的“无缝衔接”。北部战区陆军干事李亮介绍说,部队转隶后,职能使命进一步拓展,对部队实战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战斗化执勤就是他们实战化抓手。翻阅该连训练周表,记者看到,“联合反恐、边境封控”等新课目训练占比很大,训练更贴近实战需求了。

谈起哨所的变化,作为登岛接防“第一代”的任光福打开了话匣子:“刚在岛上执勤时,哨所的观察范围就是走到哪看到哪。”

近年来,哨所在信息化管边控边的设备上不断完善,建立了光纤防越境报警系统,配发了新型通信车,“目前,哨所辖区已经实现视频管控全覆盖!”这是改革强军给边防带来的新变化。

一路同行的副旅长李洪元说,连队辖区“一面陆域、三面环水”,情况复杂,随着部队改革的不断推进,各级对边境管控的要求越来越高,“特别是陆军边防旅调整组建后,信息化建设成为全面提升管边控边能力的重中之重。”

朝    阳

来源标题:他们,在哨位上迎来祖国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这些年来,社会各方越来越多的关注让他们备感荣耀,四级军士长张立亮感触最深。

在黑龙江省水文局7月27日的一份水情预报上,记者看到,未来3—10天内,黑龙江干流同江至抚远段陆续超警戒水位,黑瞎子岛绝大部分将会被淹没。

7月30日凌晨3时许,火红的太阳喷薄而出,阳光瞬间洒满黑瞎子岛。正在观察哨执勤的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连战士邹英杰和骆强记录下这一刻。自2008年10月14日登岛接防履行防务以来,官兵已经在这片土地上陪伴日升日落走过了10年光景。连队哨所被誉为“东极哨所”,官兵被誉为“东极卫士”。

“管边控边、看护界碑是巡逻的日常任务,我们还会随着情况的变化调整。”赵加龙告诉记者,“战斗化执勤,实战化训练,精准化备战”,使他们由“窗口连队”向“精兵连队”转型。

两年多来,“东极哨所”所在边防连官兵始终牢记习主席“发扬以岛为家、艰苦创业精神,忠诚履行戍边职责”的嘱托,不断加强部队全面建设,看齐追随信念坚定不移,练兵备战热潮蓬勃兴起,转型重塑步履铿锵有力。

任光福告诉记者,冬季岛上白雪皑皑,到了夏季却闷热难耐,蚊虫肆虐,过去巡逻执勤很遭罪。如今,哨所有了信息化巡逻车,官兵坐在车里就能清楚地观察边情并及时进行处置。

精    兵

“在祖国边防最东端的角落,耸立着我们小小的哨所。每当星星月亮悄悄地隐没,那是我第一个把太阳迎进祖国……”边关无言、使命如山,这里见证着东极卫士对祖国和人民的无限忠诚。

仅2017年,连队就有1人当选党的十九大代表,1人参加陆军深入学习贯彻习主席重要讲话精神座谈,33名官兵立功受奖,10名官兵在各级比武竞技中获得荣誉……前不久,士官选晋工作刚开始,连队党支部就收到20多封按有红手印的留队申请书。

黑瞎子岛,历史上因黑瞎子(即黑熊)出没而得名。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汇的常年冲积,纵横的河道,茂密的植被,让这里成为了“动物乐园”。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