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沈阳军区女兵进行自我魔鬼式训练 和男兵PK获胜图

0 Comment

提到沈阳军区某摩步师卫生员陈智星,师医院院长张东说道:“这个小丫头可真是‘虎妞儿’,了不起!”

          
转眼到了69年夏天,骄阳似火,气温有38度。炊事班迎来高温难熬时节,那是只有几台电风扇,干起活汗流浃背,但因卫生和工作本身需要,也要穿戴好炊事服。炊事班唐胖子选飞行员去了空军,李玉华调警卫排,炊事班新来了69年入伍兵于智华和小赵,还有一个下连锻炼大学生。

2009年该师参加上级组织的跨区域演习。为提升官兵训练热情,他们开展了100只“训练小老虎”评选活动。由此,陈智星开始进行“自我魔鬼式训练”

      
先说特招的女兵电报班。这是从某军机关大院招来军干子女,她们的到来,给营区增添一笔靓丽的色彩!男兵们更是欢天喜地,精神焕发。这些十四五岁女孩,穿上军装,佩戴五四式手枪,腰扎皮质武装带,列队走来,真是英姿飒爽,活力勃发!再加上她们在部队大院生活,父辈军容举止的耳闻目染,她们好像有一种天生军人丽质。连里把女兵班安排在营房最东侧一间宿舍,连长规定:不许男兵进入女兵宿舍,不许和女兵打逗,在门外瞎转悠也在禁止之列。

。一个月下来,她的迷彩服上打了10个补丁,硬是和男兵PK,拿下了战术动作第一名。从此,“虎妞儿”的外号不胫而走。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事实的确如此,在共同训练的科目上,男兵个个精神抖擞,在菜地等劳动时,更有精气神,使不完的劲儿,一片欢声笑语。

去年9月,沈阳军区首次整建制师夜间演习,陈智星成了仅有的两名上前线女兵中的一名。凌晨4点,陈智星接到战场救护命令,快速向目标地域匍匐前进。

       
来炊事班帮厨,炊事员们更是春风佛面,笑容可鞠,安排她们最轻的活干,没事答仙几句。平时,她们对我很尊重,经常问上士这,上士那,又一次我和几个炊事员菜地里干活,一女兵找我,我前去迎接,“你看上士,看到女兵都不会走路了。”战友开着玩笑,我确实有点不好意思,腼腆。原来找我是入团的事找我谈心。当时我任团支部组织委员,说:有几个女兵合伙欺负她,说自己哪哪方面比她们优秀之类,我说团组织会全面考察,当然还要听取群众意见。你要和大家搞好关系,入团只是早和晚问题。

草丛里到处是刺,陈智星胳膊和手都被划破了皮,可她却连看都没看一下。战斗结束后,大伙见陈智星衣服上沾满血迹,满脸都是蚊子叮的大包,心疼地说:“这哪还是一个女孩子!”

       女兵来了,活跃连队气氛。自然也有尴尬事,趣事,花花事。

炊事班一名战士休假回家,班里人手不足,陈智星主动申请到炊事班帮厨。每天早上4点,她就起床为战友做馒头,一直要忙到7点开饭。

         { 俩女兵到男浴池泡澡。而不是误入}。

以致每天早上,她都没有时间像别的女兵一样洗漱打扮,可每次医院评选最美女兵,陈智星都高票当选。

      
营区里机关干部和战士洗浴只有一个浴房,分男女两间,进门小过堂里两个门,女浴门,男澡堂门。我们经常碰到和首长一起泡澡,一次郭部长(军级)林副部长(老红军)洗澡,好奇的说我,你锁骨窝那么深,能盛半斤水,首长爱开玩笑,俩首长之间互相搓背,对胖首长说你面积这么大,我吃亏啦!后面发生的事,我说的就是这个澡堂。

与陈智星同年入伍的女兵龚婧说:“陈智星的美不是外表的,而是内在的。”

      
一天中午,俩女兵结伴去洗浴,脱光衣服在女浴淋浴,也许女浴没澡池子,也许异想天开,好奇心驱使她俩光着身子穿过小过堂,进入男浴池泡澡。(可能喊了有人没人,确认男浴没人才进去的),可看管澡堂的军工是男的。男军工要进入女浴搞卫生喊几声,确认没人才能进入打扫。男浴池有人没人可直接入内。就这么偶然,在俩女兵在男浴池泡澡时,那军工进来啦!俩女孩瞬时惊慌失措,拿毛巾遮上边顾不了下面,遮下面顾不了上面。军工赶紧退出。俩女孩跑回女浴。男军工赶紧给连长打电话告知此事,连长要求严守这个秘密,不许外传。可还是传的沸沸扬扬。

    {连长发令:地道里追一对男女}

        
事情是这样的,警卫排一男兵小魏和女兵班小王偷偷谈起恋爱,那是在部队战士之间谈恋爱绝对不允许的。有人报告:战士小魏和小王进入地道里谈情说爱。连长:派一个排下地道搜索,追回来!再到后来听说,女兵小王在营区游泳时不幸溺亡。

       
再说一个男兵的事。有人报告连长:我连在山西某地施工,住老乡家时,战士小陈与老乡家女儿眉来眼去,还写了部队住址,人家女孩从百里之外的农村找来啦,现被警卫门岗拦住。连长立刻气炸了,指导员叫人把女孩请进连部,指导员问明情况,安抚后,派人把女孩送了回去。通讯排战士小陈受到严重警告处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